吐血推荐3本高分小说都市题材老书虫千万别错过!

吐血推荐3本高分小说都市题材老书虫千万别错过!

简介:崇祯十七年四月,李自成率大顺军攻破京师,崇祯皇帝朱由检在煤山上吊殉国。 然而就在吊死的一瞬间,无数的画面在他脑中涌现,他的灵魂仿佛游荡在华夏上空,见证了明亡后近四百年的历史变迁,一瞬就是百年。

这宜君县和白水不同,白水还有大片的平原,宜君却大半处在黄土高原之上,山峦起伏,千丘万壑,地形及其复杂。

在白水贼李鸿基的指引下,王左挂部仗着熟悉地形,对官军发起了猛攻,卢象升连忙布阵抵挡。然那王左挂竟然骁勇无比,亲率五百骑兵从官军阵型薄弱之处发起了突袭,商洛兵备道刘应遇率领的秦军被贼骑凿穿队形直接崩溃。卢象升所率皆是新兵,也大都惊慌失措。

关键时刻,卢象升命炮兵开炮,数十门佛郎机同时开火,炮弹落入冲来的贼骑中,溅起了漫天黄土。

仓促的炮击没杀掉几个贼人,然巨大的炮声轰鸣使得贼骑震骇,也使得禁卫新军士兵心神定了下来。

火铳手们按照训练轮番射击,三轮射罢,冲来的贼骑倒下百余,其他的仓皇后退。卢象升趁机命令全军攻击,禁卫士兵排着严整的队列,向贼军阵列发动反攻。

一轮轮的弹丸如雨点般飞出,双方还未短兵相接,流贼军便倒下了数百,然后流贼军便崩溃了。

有组织的军队和无序的乌合之众,装备大量火器的禁卫军和使用锄头镰刀的流民军之间的战斗,过程简单的简直乏善可陈。

刘应遇也集合了溃兵重新发起进攻,数万流民军被杀死数千,剩下的逃入地形复杂的凤凰谷。

黄龙山和雁门山两山对峙,中间是破碎的黄土地,千丘万壑如同老人脸上的皱纹。虽然卢象升手中有近两万人马,这种地形下别说消灭贼人,想找到贼人都难。

无奈之下,卢象升只能分派军队守住出谷要道,并于高处设立烽火台,自己率领军队居中接应,采取困敌之策。

凤凰谷地形复杂原本却人烟稀少,这么多流贼进去,用不了多久其粮食必然吃尽,卢象升不相信他们不出来,便是饿也饿死他们。

“陛下这也,这也……”商洛兵备道刘应遇连连叹息,不知道该说什么。

卢象升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乱世自当用重典,陕西民乱若此,那些人岂能无辜?”

“可杀戮也太重了些,”刘应遇叹道,“若是按照这个杀法,整个陕西布政使司的士绅官吏,没有多少无辜者,难道陛下都杀光不成?”

这天下的官员就没有不贪的,这天下的士绅就没有多少不欺压平民的,要不然大家拼命读书考功名作甚,便是刘应遇自己,作为兵备道,也没少贪污军饷,其老家也没少接受投献兼并田地。

“怎么?伯云兄还同情那些贪赃枉法残民者不成?”卢象升微眯着眼睛,冷然看向刘应遇。

“哪能啊?”刘应遇吓了一跳,连忙道,“下官就是担心,担心会出新的乱子。”

刘应遇叹道:“可就是被杀的这些人,维持着地方的运转啊,他们都被杀光了,又让何人管理百姓?”

看看卢象升的脸色,刘应遇不敢再多说什么,他却是不知道,卢象升也隐隐在担心。

这大明,说到底乃是天子与士绅共治,天子高居庙堂,士绅们才是真正治理牧民者。朱由检杀光了一县士绅,实在是有些骇人听闻,消息传到朝廷,还不知道那帮朝臣们会作何反应。

朱由检的行为,让人不由自主想起了当年太祖皇帝朱元璋之时,那段时间简直是文官们的噩梦!

贪污几十贯钱便扒皮宣草,竖立众多人皮草人在县衙之前,稍有错误便杀头,太祖做皇帝那些年,整个大明的官员被杀的足有数万之多,杀到最后竟然无官可用,不得不让犯官带着枷锁升堂审案,简直是人间奇闻!很多朝臣上朝之前都会写下遗书,生怕回不了家。现如今,那个官员愿意回到太祖时代?哪个愿意过那种提心吊胆的日子?

卢象升也知道,大明的吏治已经腐败到了极点,士绅官员已经把贪当作了本能,哪怕平日里道貌岸然、仁义道德,背地里也大都是男盗女娼,已经到了非下猛药不可的时候。

可眼下外有建奴肆虐,内有流贼未定,天灾人祸,大明忧患实在太多,陛下行事如此暴烈,是否恰当?

对朱由检在清涧的贸然举动,卢象升并不苟同,但对朱由检的忠诚,现在的卢象升已经达到了顶峰。

忠诚不仅是对天子的身份,更来自对朱由检本人行为的敬佩。朱由检一手设立的禁卫军制度,已经彻底征服了卢象升。

谁能想到,刚刚成立不过两三个月的洛阳禁卫新军,一批生瓜蛋子,面对流贼竟然打出如此辉煌战绩?白水一战击溃王二,宜君一战在友军崩溃之时仍然屹立不倒,进而击败贼军。这一万新军的表现并不比那些边军精锐差上多少,最起码比刘应遇领的秦兵强了很多。

最让卢象升心折的还是禁卫军的制度,监军司在军中起到中流砥柱作用。那些监军们整天在士兵们面前灌输忠君爱国为皇帝而战的思想,整日告诉士兵们他们现在幸福的生活来自哪里,使得士兵们士气高涨,这也是短短两三个月训练便能成军的原因。

再加上用人提拔制度,只要表现好立功皆有升迁机会,这更使得士兵们有了极大的干劲,卢象升相信用不了多久,自己这支军队便会成为天下最精锐的军队,足以和建奴八旗兵相匹敌。

眼看着击败建奴收复辽东有望,大明中兴有望,卢象升不希望这个时候国内出现乱子!

简介:一个毕业于美国海军学院的海军女少尉,被一场毁灭性的龙卷风带到了16世纪近中叶的英格兰王国,开始了一段未知的中世纪冒险之旅……重回那不同的时代。

在敬拜主耶稣的日子里,诺丁汉城堡宴会厅内的一角,一名男性吟唱诗人在琉特琴(一种琴体呈半个梨形,最古老的拨奏弦鸣乐器)的伴奏下,声情并茂地演唱着一首《来吧,圣洁的灵魂》的法语经文歌。

在这首由15世纪英格兰著名作曲家邓斯特布尔谱曲,为英国国王亨利六世在巴黎加冕成为法兰西国王而写的悠扬动听的经文歌曲声中,年仅15岁的里士满公爵亨利·菲茨罗伊用带着醉意的声调宣布结束了这场盛大的晚宴。

由于过度开心及兴奋,亨利在饮用了大量的波尔多红葡萄酒后出现了饮酒过量的酒后症状。不久,便在管家亚瑟·菲尔德的指挥下被两个仆役搀扶着回房间休息去了。

当其他人各自散去后,奥古斯丁爵士与他的侍从各自骑上马不紧不慢地离开了诺丁汉城堡,朝着阿斯克庄园的方向策马而去。

清晨跟随爵士来到城堡的伊莎贝尔·沃尔顿,除了一身骑士侍从的服饰和一件背心式皮甲外,连一件可以用来自卫及抵御敌人的武器也没有。

傍晚离开时,身上的背心式皮甲被换成了一套完整的,崭新的准枪骑兵甲冑。不仅如此,她的左侧腰间还多出了一柄此时早已成为英格兰骑士们标准佩剑的两刃刺劈剑,右侧腰间则佩戴着一柄两刃左手骑士短剑。

虽然没有戴骑兵头盔,但英姿飒爽、全副武装的伊莎贝尔左手持亨利授予的轻长矛,右手握住缰绳并骑在马上的形象却给人一种罕见的女骑士形象。

原本她非常不情愿接受亨利对她的这番赏赐,但在这之前她已经通过臣服仪式向亨利表示了自己对他的臣服及忠诚。如果此时再拒绝领主的好意,那她的忠诚很有可能会演变成一种反叛领主的倾向。这对现在的她来说,是极其危险和致命的。

奥古斯丁对她在公爵殿下心目中所处的位置看得很清楚。试想一下,假如当初在对伊莎贝尔做出最后的判定后,亨利公正无私的把她送交给郡治安法官处置。那么,肯定就不会再发生后面的一系列事情了。

一边驱马小跑前行,一边对骑在马上的侍从说:“伊莎贝尔,回到庄园后告诉布鲁斯,让他带你去库房领取一面骑士侍从的矛旗,一张长弓和24支飞箭。”

“穿挂在殿下授予给你的长矛矛尖下方,旗帜上绘有殿下专用的里士满公爵纹章。伊莎贝尔,从现在开始你要随时准备好参加战斗了。”

“是的。只有这样你才能持续得到殿下对你的常识,你得到赏赐之物才会越来越多,从而拥有属于你自己的财富。”

伊莎贝尔右手使劲一勒缰绳,让自己在马背上坐稳。表情显得非常吃惊地说:“爵士,你…你怎么知道这件事?上帝,是弗格森爵士告诉你的?”

奥古斯丁看了她一眼说:“当然,而且我还知道这个掠夺行动计划的很多细节。”

“爵士,我…我承认具有屠杀和掠夺性质的劫掠行动是与骑士的准则相违背的。请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会给你一个恰当的解释的。”

“我知道,你计划这次掠夺行动并让弗格森帮助你是为了购买骑士侍从的武器、马匹和甲胄等物品。不过,你也应该知道,一个怯于冒险的侍从或骑士会永远被人称呼为‘胆小鬼’的。”

“伊莎贝尔,一名优秀的骑士在具备了骑士的美德之外,还应该具有勇敢无畏,敢于冒险的骑士精神。所以,你对我的解释应该在你是否可以遵从骑士的准则方面。”

“爵士,我的计划的核心就是这个问题。我个人并不愿意在取得财富的同时,需要通过夺取他人的生命这种手段来实施。”

“你说得很对。不过,当你在劫掠一个农民饲养的牲畜时,农民既要保护自己财产又要反抗你的野蛮行为时,你会怎么做?”

伊莎贝尔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又接着说:“爵士,我与弗格森爵士的想法的不同之处在于,我是不会对弱者或是穷人动手的。”

奥古斯丁笑而不语地看着她,和缓地说:“怎么,你想成为那个被穷苦的农民和佃农们津津乐道的家喻户晓的汉丁顿伯爵?”

“没关系,我说的只是一个在英格兰民间流传很久的故事中的人物,他的名字叫罗宾汉。”

伊莎贝尔在听到“罗宾汉”这个名字时,不禁哑然失笑。在她所生活的时代,“盗侠罗宾汉”几乎已成为了一个世界性的品牌。不仅有主题公园,还有以其命名的服饰品牌,运动术语及游戏中的角色名称。

伊莎贝尔故意点点头,笑着说:“噢,罗宾汉?我知道这个人,他是12世纪诺曼底公爵即理查一世军队中的一名弓箭手,一个具有传奇性质的英雄。”

“是的,可惜他只喜欢待在诺丁汉郡的舍伍德森林里。假如他走出森林的话,也许可以成就另一番伟大的事业。”

两人回到阿斯克庄园后,奥古斯丁依旧去更换衣服与家人会面谈话,伊莎贝尔照旧牵着两匹马去马厩照顾并喂养它们。当她完成所有的工作后,又找到管家布鲁斯·哈德从库房内领取了奥古斯丁吩咐的一些额外物品。

当她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奥古斯丁的小女儿尤菲米娅一如既往的再次钻进了她的房间。这一次,尤菲米娅发现伊莎贝尔的房间内多出了很多让她意想不到的的物品。

尤菲米娅拿起靠在床边的那柄骑士刺劈剑欣赏的同时,惊讶地问着:“伊莎贝尔,这真的是公爵殿下赠送给你的?”

伊莎贝尔在脱掉身上的甲胄时,点点头说:“嗯哼,除了马匹和金钱,我觉得公爵大概把可以馈赠的都赠送给了我。”

简介:乱世当道,做反贼的想当皇帝,当皇帝的想一统天下。 这个江湖也不太安稳,当弟子的想做掌门,做掌门的想上武林盟主。 大昭王朝南州的某个小山村里,李北风这辈子最大的理想,是继承他爹的衣钵

上次李北风来苏家,眼前的这个侍女各种找他的茬,言语态度丝毫没把李北风放在眼里,对他的医术也是各种质疑阻拦。

李北风如今就连李素衣的威胁都不怎么放在眼里了,自然不可能再将这么一位小侍女的威胁放在眼里。

李北风瞥了她一眼:“丫鬟就应该有丫鬟的觉悟……你别瞪我,我现在是你小姐的救命恩人,有你这么对救命恩人的吗?”

终于,在似乎察觉到了这位侍女将要破防暴走之际,李北风这才心满意足的闭嘴,踏入了书房之中。

随后在府上,得知了要给自己治病的所谓神医竟然是他时,苏杉自然是无比抗拒厌恶。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既然碰到了我,只要苏小姐你配合,我就有信心将苏小姐你给治好。”

李北风摆摆手,没有直接回答:“等下了,对了,我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说完,李北风转身踏出书房,对门外依旧冷着一张脸的秋月吩咐道:“快去准备热水,为你家小姐沐浴。”

“我当然有我的想法……把你那龌龊的心思给我收起来,想不想你家小姐好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