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本无可挑剔的极品小说剧情超爽不拖沓看完只想疯狂安利

四本无可挑剔的极品小说剧情超爽不拖沓看完只想疯狂安利

简介:天地皆灵,万物皆苟,无名天地之时,有名万物之母,此乃吞天神鼎,可凝精作物,并八荒之心。 得此鼎,吞四海,容八荒……一代邪神,踏天之路!

这两本灵药草书,对于炼丹界来说,隗宝一般存在,柳无邪竟然说他一本没看过,等于打了在场所有炼丹师的脸面。

“小子,滚出这里,没有阅读过百草经跟神农草经,你懂灵药吗,你懂炼丹吗,幸好云阁主及时站出来阻止,让这种蛀虫混入我们丹宝阁论丹大会,丢尽了丹宝阁的脸面。”

平城阁主丛群站起来,万一春代表的就是平城,痛打落水狗的事情,他冲在第一线。

“丛阁主说的没错,这种垃圾应该撵出去,留在这里,让我们丹宝阁颜面何存,丹宝阁代表大燕皇朝丹药界泰山北斗,出现这种事情,我建议严查,封掉那些没用的分阁。”

梅城阁主恒正站起来,一番话更是引起了群情激奋,对柳无邪指指点点,让他滚出此地。

观看区域坐着二百多人,面面相觑,今年的论丹大会还未开始,出现这么多事情,打的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众位,听我说一句,我们只能代表各大城分阁,此事应该还是由三位主裁来定夺。”

丰饶城阁主南宫其站起来,支持莫十道,文松代表丰饶城,昨日同样被刘无邪扇了一个耳光。

目光落在三位主裁身上,听听他们的意见,历届以来,并未规定没有阅读过百草经跟神农草经不允许参加论丹大会。

两本草经早已扎根于炼丹界,每一名炼丹师,都是从阅读者两本书开始,大家已经习以为常,突然蹦出来一人,告诉他们没有阅读过这两本书,难怪他们无法接受。

低声交流,三人在商议对策,真要是传出去,丹宝阁请来一名普通人参加论丹大会,让其他皇朝作何感想。

桑言开口了,并未指责,也没有讨伐,一副询问的口气,给柳无邪一个解释的机会。

柳无邪弯腰行李,语气平平淡淡,面对四周的冷嘲热讽,既没有动怒,更没有生气,脸上表情自始至终,平淡如水。

不等云岚说话,桑言同意他问话,来而不往非礼也,云岚问他两个问题,反问两个问题,倒也正常。

大家的目光聚集在柳无邪脸上,想要知道他问什么,毕宫宇此刻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希望有奇迹出现。

“请问云岚阁主,七灵草一年生长一叶,三年开花,众所周知,七灵草是至阳至刚的灵药,市面上常见的七灵草,属性却是阴寒属性,云岚阁主见多识广,阅读无数草经,请您告诉我,这是什么原因?”

很简单的问题,却很尖锐,所有炼丹师,面面相觑,这个问题好像困扰在场每个人吧。

七灵草确实是至刚至阳的药物,百草经还有神农草经都是这么介绍的,奇怪的是,市面上出现的七灵草,里面的阴寒属性无法根除。

“难道云岚阁主回答不上来?”柳无邪嗤之以鼻,发出一声冷笑:“这些知识难道两本草经里面没告诉你?”

一番话问的很巧妙,你口口声声提出这两本草经,既然如此,这两本草经一定无所不能,请你回答这个问题。

“小子,你这是强词夺理,这个问题不止是我不知道,试问在场哪位炼丹师知晓。”

云岚话音一落,知道自己口误了,无形之中,得罪了在场所有炼丹师,大家不知道又是一回事,你当众说出来,又是一回事。

“那好,既然大家都不知道,我在问你第二个问题,众位都是炼丹大师,请问炼制培元丹,是先放鸡冠草还是先放鸡血藤,两种药材药效差不多,火候又是几分?”

这个问题,不仅牵扯到灵药的成分跟药效,还有火候,培元丹是一品丹药,市面上最常见的一种,每一个炼丹学徒都是从练习培元丹开始。

可以说在场这么多炼丹师,炼制最多的一种丹药是什么,毫无疑问,所有人都会回答……培元丹。

“小子,这种问题你也好意思问出来,当然是先放鸡冠草,火候控制在七分,这样炼制出来的培元丹色泽诱人,颗粒饱满。”

云岚毫不迟疑的回答,这个回答,引来许多人认可,纷纷点头,一片掌声从观看区域响起。

柳无邪眼眸中闪过一丝失望,他前来参加论丹大会,很大原因想要见识一下这座大陆的炼丹术,此刻看起来,是他多想了。

云岚很恼怒,蹭的一声站起来,面露杀气,两个问题,第一个在场没有人能回答出来,炼制培元丹之法,早已扎根人心,刚才的回答,引来一片掌声,就能看出,他的回答完全正确。

“丹药分为四个级别,成丹,饱满,圆润,丹纹四个级别,仅仅是让丹药颗粒饱满,就让你如此大放厥词,自认炼丹术天下无双,我说对你失望,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想要再进一步,需要达到颗粒饱满程度,就算是矛大师,不敢说每炉丹药颗颗饱满,至于圆润,全靠机缘,也许运气好,能碰到一两颗。

“小子,能达到饱满程度,已经很了不起了,如果你单纯问这个两个问题,意义不大,毕竟这些问题,同样也在困扰着我们。”

“没有人能回答上来吗?”柳无邪横扫一圈,包括三名主裁,嘴角微微上扬,流露出一丝嘲讽:“那我现在告诉你们,七灵草之所以变成阴寒属性,因为你们在种植的时候,犯了一个大错,以为放在阳光下,就能吸收至刚至阳之气,其实是大错特错。”

侃侃而谈,众所周知,七灵草种植在阳光下,只有这样,才能吸收足够的阳刚之气。

“大部分灵草靠叶子吸取光线,产生光合作用,而七灵草恰恰相反,需要种植在阴寒之地,吸取地下阴寒之气,经过叶子转换之后,阴阳扭转,乾坤斗移,你们种植了这么多年,这点肤浅的道理难道都不懂。”

肖明义蹦出来,这个问题困扰他们几百年,无人能解开,单凭柳无邪一番话,做不得数。

百草经记录七灵草是至阳至刚的药物,起初大家相信,后来大家不了了之,认为是著作者搞错了。

“千玺商会第四条长廊进去之后,第五座格子第三排下方,摆放一本杂草记,第七页最后一行,记录了七灵草种植之法,大家不信,可以去取来一看便知。”

昨日柳无邪路过的时候,祭出鬼瞳术看了一眼,上面的知识,对于他来说,用处不大,并没有购买,却没想到,今日便派上了用场。

千玺商会距离会场不远,一名侍卫匆匆跑出去,等了约莫盏茶时间,捧回来一本书。

侍卫恭敬把一本破败不堪的书籍,放在桑言面前,书籍的封面,早已模糊不清,勉强能看到杂草记三个字。

果然出现一行小字,记录七灵草种植之法,跟柳无邪所叙述,一模一样,丝毫不差。

桑言把书籍交于矛大师观看,为何百草经跟神农草经上面没有记录,这本杂草记上面却有记载。

周新生一起凑过来,看向最后一句话,眉头微皱,真如柳无邪所说,他们种植了几百年的灵药,都是错误的。

矛大师没有说话,继续一页一页的翻下去,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浑身一震,犹如雷击。

简介:王师大将莫自劳,千军万马避白袍现代社畜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穿越成了白袍将军陈庆之那做一个寄情山水,潇洒一生的侠客陈庆之如何? 命运能否逃过历史的车轮,他能否如愿笑傲江湖?

尸体的血腥味会吸引越来越多的猛兽,柳依依可不想再面对一次这样的危局了,于是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猛虎的尸体搬出山洞隐藏起来,再捡拾了一堆干草回来生火,顺路还挖了几株止血的药草,还接了一壶清水回来,等做完这一切,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篝火映照下,柳依依取下西风手臂上已经染成血红的“绷带”,那件她最爱的鹅黄锦衣已经破烂不堪,柳依依用清水沾湿衣物擦了擦西风的伤口,几道深深的爪痕触目惊心,柳依依微微皱眉看了眼西风,即便如此皮开肉绽,他也是一言不发。

将止血的草药用石块捣碎敷在伤口上,柳依依看着西风抽搐的脸颊知道这其中的疼痛,手上不敢犹豫,赶忙继续用剩下的衣服撕碎为他包扎,随后轻舒一口气,再将水壶递到西风面前道:“喝口水吧,待会儿再吃点丹药,应该会好起来的”。

西风冰冷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波动,只是淡淡“嗯”了一句,但是一双手臂受伤严重竟然提不起力气,柳依依看到西风颤抖的手也不犹豫,轻轻将水壶递到西风嘴边说道:“你的手…不太方便,还是我帮你吧”。

西风闻言刚想要反驳,只是看到柳依依那双清澈的眸子时心头又是一怔,不由地再次想起去世的娘亲,旋即转过头说道:“你今天不杀我,只怕日后你会后悔的”。

“江湖儿女知恩图报,虽然你是魔教中人,但我相信你是有良知的,我救你不为别的,只是觉得你并非传言中那般十恶不赦,还希望你可以迷途知返”柳依依言语诚挚道。

“呵呵,又是这一套说辞,你还是不要自作多情了”西风闻言冷冷回应道:“我是你们口中的魔头,哪来的什么良知”。

“你虽然功力受损,又身受重伤,但若是你想逃走,那猛虎根本奈何不了你”柳依依继续说道:“可你还是救下了我,怎能说你没有良知呢?”。

西风听后正欲反驳,却听柳依依继续幽幽说道;“这世上的事,多得是无可奈何,兴许你也有自己的无奈也不一定”。

西风并不明白柳依依心中所想,但这句话却猛然打动了他,冰冷的眼神中闪出不一样的光芒,望着柳依依忧郁的眼神竟说道:“谢…谢了”。

西风今年三十有余,半辈子都是刀口舔血,除了自己娘亲,却从未对外人说过一句“谢谢”,竟一时间觉得这个词语如此的陌生,连发音都甚是别扭,柳依依闻言一怔莞尔一笑道:“不用谢我,喝水吧”。

西风咽了咽口水,那笑容灿烂明媚,竟然刺进了他冰冻几十年的心,不由地缓缓张开嘴巴,柳依依见状连忙轻轻将清水倒进了他口中。

柳依依收回水壶,看着西风望着自己深邃的目光不由一怔,她不知道西风自幼被听雪堂收养长大,而听雪堂门中本就女子稀缺,江雨禾被他视为妹妹,更多是他护着江雨禾,另一个冷雪则是心狠手辣,他从未见过像柳依依这般善良而又温柔的姑娘,不知不觉已经将眼前女子的身影深深烙印在了心中。

柳依依只当他在回想与自己的交谈并为多想,起身放下水壶道:“按江湖规矩,咱们也算两清了,所以你也不要再打我柳家「飞花」的主意了,等明日你伤再好些我便离去,到时候你且小心点”。

“陈少侠他们一定会很担心我,所以我得去找他们,出来许久,更是要赶紧返回黄山,那一日陈少侠留给你的丹药都是疗伤神药,待你手臂恢复力气吃上就可以恢复了,也无需我照顾的”柳依依一边清洗着白日摘来的果子一边说着。

西风听着不免有些无奈道:“也罢,那小子年轻有为,倒是个人物,你喜欢他也难怪,只不过如果到头来一场空,不知道你会不会难过”。

柳依依闻言一阵娇羞,自顾自啃了一口果子幽幽道:“我也不懂什么情爱,但是能多见几面也是好的,倘若有缘自然圆满,纵然无缘…藏在心里,也知足了“。

待到第二日一早,柳依依又是重新对西风包扎了伤口,正欲外出打水的时候,忽地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二人相视一眼赶忙聚精会神去听,只听得那些声音越来越近,忽快忽慢,隆隆作响,分明是有人纵马在追赶着什么。

柳依依一怔点了点头,缓缓走到洞口,果然看到两路人马一左一右纵马而来,马匹上坐着八名劲装束衣的汉子,个个腰板挺拔,有一股子英瀚之气,那八名汉子分别包抄左右,正追赶着一只野狐,那野狐显然受到了惊吓疾驰奔跑,为了甩开众人忽左忽右。

只见当先一匹马全身乌黑,马鞍脚蹬都是银光熠熠,鞍上一个锦衣少年,腰悬宝剑,背负长弓,泼啦啦纵马疾驰,身后几人紧紧跟随,不断将野狐逼近包围圈里,嘴里更是不断呼喊着,直到此刻柳依依也发觉,这些人除去为首的公子青衣长衫,其余的人都是白衣加身,头上还都绕着一圈白色发带。

一行八人中那公子突然大喝一声,马鞭在空中啪地一声巨响,虚击声下胯下黑马昂首/长嘶,猛然向前大踏步冲刺,惊地那野狐一个猛窜向前跳起,公子见状弯弓搭箭,唰地一声响,一箭射在野狐腿上,那野狐疼地嗷嗷乱叫,乱蹦乱跳竟然朝着柳依依他们藏身的洞口处跑来。

”少宗主,好箭法!”身后众人连忙喝彩道::“别让那野狐跑了,拿回去咱们给宗主做一件帽子哈哈”。

那名青衣公子闻言一笑,纵马往山东奔去,又是张弓搭箭射去,没想到那一箭竟然没射中,野狐拖着流血的后腿硬是往前窜去,青衣公子脸色一变,急忙提起马鞭继续奔来,洞里的柳依依见状不禁暗道一声不好,若是被他们闯进来,必然会看到受伤的西风,到时候难免会发生争执。

西风背靠石壁虽然不能看到外面场景,但外面众人的喊声他也听得一清二楚,自然明白当前利害,便赶忙道:“你快躲起来,他们进来了无非是找我,不会寻你的麻烦的”。

柳依依闻言似乎有所启发,看了眼西风心中一定,便小声回了句:“你放心在这养伤,记住我与你说过的话”。

说完,柳依依二话不说冲到洞口外,正好看到几步之外跌跌撞撞而来的野狐,以及不远处一脸惊疑的青衣公子,侧身撇了眼身后山洞,柳依依不再犹豫,一把上前抓住那野狐脖颈儿将它提了上来。

那青衣公子缓缓勒住马匹,走到距离柳依依几步距离翻身下马,待看到虽然穿了一身粗布衣裳,却依然容颜秀丽的柳依依时不由为之一惊,身后众人也纷纷下马赶来,看到柳依依时都漏出了疑惑神情。

“我是黄山柳依依,前几日为躲避魔头西风的追杀躲进洞里疗伤,今日突然听闻洞外有人,这才敢出来的”柳依依不慌不忙说道。

那八人面面相觑皆是一惊,为首公子细细打量了一番柳依依后将信将疑问道:“敢问「秋风走马出咸阳」的上一句是?”。

“月照霞明花似霜”这句话是柳破虏年轻时扬名江湖时所作,只是多年过去,除非特别熟悉他的人,已经很少有知道的了。

“原来是柳姑娘,失敬失敬,在下巴蜀剑派白羽,久闻姑娘芳名,今日一见,三生有幸呐”白羽虽然仍有几分怀疑,但是听到柳依依对于诗句对答如流,再加上眼前女子确实容貌惊人,便打消顾虑回应起来,柳依依却没想到眼前这个公子竟然就是江湖上有名的「青衣太阿」白羽。

“原来是白少主,久仰了”柳依依淡淡回礼说道,眼前白羽自然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但是却能感觉到那股子世家子弟的纨绔气质,不由让柳依依对他并没有多少好感。

白羽接过那只野狐,野狐惊吓之下已经昏死过去,白羽随手交给身后随从变又是一笑,对柳依依说道:“不知柳姑娘怎么会遇到那个大魔头西风呢,那西风如今又在何处啊?”,说完,白羽还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柳依依刚刚出来的那座山洞。

柳依依见状心中微微一紧,脸色却是不变淡定道:“此事说来话长,先前我在怒江盟遇到麻烦,后来被竹溪派陈三万少侠相救,于是便一同来到江陵,后来正要返回黄山却遇到了魔头西风,一番激战之下我被西风抓走,不过他也受了伤,我趁他不备逃到了这山洞才躲过一劫的”。

柳依依这番话删繁就简,省去许多步骤却又都是实情,于是说的极其自然很难不让人相信,尤其是白羽等人一听到“陈三万”三个字后,都是眼神一变,白羽更是抛下一切怀疑赶忙问道:“那个陈三万,他现在在何处?”。

对于这帮青少年来说,虽然说从小也是经历了不少,但是如此多的尸体堆放在他们的面前还是第1次见到。

尤其是对于唐天而言,他还是第1次见到如此惨烈的场景,下车后这冲天的血气,甚至让他的脑袋都有些昏沉。

走起路来都有那么一丝颤抖,强忍着心理上带来的不适,他们也是在一众老师们的护卫之下聚集了起来。

毕竟这些妖兽可都是价值不菲,无论是他们身上的皮毛还是利爪,都能卖出一个不错的价钱,当然了,这其中最值钱的还要数这些妖兽脑子当中的妖丹。

这妖丹的价值差不多就已经占据了这整个一头妖兽的6~8成,也是他们全身上下最精华所在的地方。

对于那些一品层次的妖兽直接跳过,虽说卖出去,一头也能价值个不少两黄金,但是对于他们这些高等级的修士来说,黄金已经是俗世之物了。

对于处理妖兽这件事情,唐天本人也是有着一定经验的,虽然说处理的次数并不是很多,但相对于其他那些青年来说就显得比较顺手了。

将存放在储物戒指内的木剑拿出来,然后一剑刺入妖兽的体内,开始沿着纹路切割起来。

很快这一头二品层次妖兽身上最有价值的东西都被他处理好了,紧接着也是将脑袋里的妖丹给挖了出来,这才是价值最高的。

哪怕是最低等级的二品下级妖丹,也至少价值10颗灵石以上,可谓是价值不菲。

一直处理了大半天的功夫,他们所处理的基本上都只是二品层次的,像那少数几头达到三品的妖兽都是由那些更高境界的人去做的,一来也是怕他们毛手毛脚的做得不到位,二来也是三品层次的妖兽,即便已经死去,他们的血肉皮毛依然是相当的坚硬,凭借他们手中的武器,即便用尽全力也很难割开。

跟着他们一起前来的那上百名练气境界以下的人物,直接死伤超过8成,而练气境界的修士也是死亡了,超过10位以上伤者更是过半。

至于聚灵境界的高手,七人当中也是有四人受伤不浅,不过好在经过一晚上的治疗也都差不多恢复的过来,不会影响接下来的赶路时间。

而至于这次所受到的兽潮规模,据说也是有超过3000头以上的妖兽,所以说只有不到1/10是达到了二品的层次,但那也相当于接近300位炼气境界修士围攻他们,其中还有三四头三品境界的妖兽。

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人都是死在这几头三品境界的妖兽爪下的,不过好在这几头也全都被他们顺利的干掉了,收获也是非常丰厚的。

在又经过了大半天的路程之后,终于他们解释走出了这片迷雾区域,再有不到两天的功夫就能够抵达王都了,并且这一路上也是走了大道,基本上也不会再遇到什么太大的危险,活下来的那些底层修炼者们也不由得舒缓了一下心情。

直到夜晚他们也是又稍微绕了一点路,进入了一座郡城当中,也是让他们好好的放松休息一下,不用再轮流守夜了,同时也是让他们把这一路上的收获全部卖了出去,换成了灵石,发放了下去。

第2天一大早就又继续出发,不过刚行驶没多久就遇到了,另一座郡城内前往王都参加大比的队伍,两者碰头之后一商量决定共同前进,相互之间也好有点照应。

唐天坐在车上看着领头的那几位聚灵境界修士,也是有说有笑的,显然相互之间也是认识,要不然也不可能做出合并队伍这种举动。

同时唐天也是见识到了另外一座郡城内前往参加大比的学员们,人数上比起他们要多上一些有25人左右,至于境界修为,他大概的判断了一下,估计也是差不多,不过很明显能够看到一男一女和其他人与众不同,被重点的保护起来,要是没有猜错的话,这两个人都应该是练气境界的天才人物。

通过和旁边一般人的交流,他也是得知的,这是来自于夏阳郡的队伍,在他们王国算得上是比较排名靠前的城郡了,所以有炼气境界的人物参加也是很正常的,毕竟连他们队伍当中都有这么一位。

这一路上也是相当的顺利,比起他们预定第2天,抵达的时间更早了,当天晚上就抵达了王都,在经过一系列的审查手续之后,也是成功的进入其中了。

他们这次前来的20人当中,有一些是曾经来过王都甚至来这里,还居住过一段时间的,显然对于这里还是有那么一丝熟悉的,至于唐天则看着王都内的高大阁楼,十分的向往。

和他们平阳郡一比,感觉他们就是个乡下地方一样,就连扑在大马路上的地砖都是价值较高的花岗岩石制作而成的,放在他们平阳郡也只有那些大家族们才有资格铺在院子当中。

很快,他们带队的那几人也是给他们安排好了住处,位于王都内的一座大酒楼当中,原本预定是每人一个单独房间的,不过后来随着来的人越来越多,他们也只能够无奈的选择了两人一间房,除非是搬到档次稍低一点的客栈里,要不然实在是没那么多的地方,毕竟王都内的人口原本就很多,再加上这次的大比又是百年不遇的,所以更是吸引了不少其他郡城的人前来观看。

和唐天分配到一起的那人自然也是来自平阳学院的,而且算起来还是他的师兄,竟然也是那位周老师的学生,只不过之前一直都是处于闭关修行的状态,直到前不久修为突破到了锻体九重境界才出关。

此人名叫周天林,从小也是个孤儿,只不过运气好直接是被周老师在外云游时捡了回来,见其有修行天赋,便赐名,然后一直带在身边。

作为周天,林也是比较不怎么爱说话,只是介绍了几句之后就和唐天分开,然后默默的呆在一边独自打坐修行,即便同属于同一个老师也都没有太多的交流。

不过对此,唐天到没有多大的感觉,毕竟人各有异,就在他也准备打坐修行之时,门口却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他的目光仿佛能够穿透房门一样,已经看出了站在门口的是谁,当然这并不是他真的看到的,而是动用他那微弱的精神力感应到的。

其实要说他突破到锻体九重之后,最大的收获还并不是他那暴涨的体质强度和灵力的多少,而是他的精神力也是强大了一大截,比起以前更加的厉害了,基本上方圆50米范围之内,只要他想的话就都能够感应到,当然了,前提是没有其他力量的干扰。

站在门口的是一名少女,而且也是他所认识的人,正是当初和他一起考入学院,来自欧阳家的那位欧阳娜娜。

说起来他也是察觉到对方在这一路上,似乎多次有意无意的都在观察着他,所以说没有直接上来和他交谈,但是总感觉对方有什么想要说的,现在抵达了王都以后也是终于找上来了,他还以为要再等一段时间了。

只见欧阳娜娜看着他说道:“堂兄不知道有没有兴趣下楼聚一聚,之前入学后我们就有一次小聚会邀请你了,不过你没有参加,这一次我想你不会还要拒绝吧,另外还有就是来自其他郡城的一些人物,想必提前见见,等过段时间对上之后也能有所防范。”

唐天听后也是点了点头,随即又问了一下房间里的周天林表示他有没有兴趣,不过对方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唐天也不再多说什么小心翼翼的关上房门,紧接着跟着欧阳娜娜下楼了。

这欧阳娜娜在刚入学时修为就要比其他还要高出一重,如今这几个月下来,修为也是再次突破,进入了锻体七重,还有就是另外两位和他当初一起加入学院的人也是突破到了锻体七重,纷纷获得了这次参加大比的名额。

很快他们也是来到了楼下的一座大包箱当中,在这里已经零零散散的做了10多个人了,有些是他认识的也有一些从来没有见过面,显然是来自于其他郡城的,也不知道这短短的不到几个钟头的时间是怎么联系上的。

很快也是陆陆续续的有其他人到来了,凡是到来者相互之间也是介绍了一下自己,无论将来如何,最起码现在他们都还只是一群少年,还没有多大的矛盾冲突,相互认识一下也是极好的,想必他们的长辈们也都支持的很。

简介:世间万物,轮回往复,系以天择,适者存活;大道初开,命运降临,十万年后,一决雌雄! 元魂世界,两个截然不同的人,却因为双生共魂,而不得不与人斗,与天斗,与命斗,最终斗破世间所有法则,成就无上神帝!

南宫云看着缓缓转身的蓝玥,发现她那双此时隐隐含有一丝嗔怒的眸子,便即摊开双手,笑着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蓝皓兄只是为你有如今的修为境界而高兴,想必你师傅他会更加开心的。”

蓝玥的声音故意拉长,其实她大概知道了哥哥的意思,只是,这件事情他们都没有征得自己的同意就替她做主了。

可是,后来随着自己与南宫云相处日久,她最初的那种依赖和感恩在很短的时间里转变成了倾慕和眷恋。

她一早就知道这样很可能得不到她想要的结果,可是,她就是想尝试,因为她不甘心!

即便她一早就从爷爷那里得知了,南宫云有可能和蓝玥是朋友的事情,她依旧还在坚持,直到那晚亲眼见到了蓝玥,她的心终于变得冰凉……

因为她实在无法想象,自己到底如何才能胜过蓝玥,她是那么的完美、优秀,独一无二,这一切都令小婉感到绝望。

他甚至不知道现在该如何安慰小婉,尽管他一直都在刻意的回避,可许多时候,事情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简单。

“小婉,我明天就会离开,而且,我已经请你爷爷来掌管万兽城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了。”

这些人大多数是吴天勇的手下,当然,还有吴老三的人,他们都认识南宫云,或者说他们都认识云灭天。

他们清楚的记得吴天勇和吴老三对南宫云是多么的器重与赏识,甚至说是亲如兄弟都不为过。

“云公子你可算来了,老奴正准备去找你呢,我是城主府管家廖英,那天酒宴上我们一起喝过酒的,不知道公子你还记不记得?”

南宫云哪里会记得他这样一个小角色,何况,那天晚上酒宴他到底站在哪里,南宫云也不清楚。

“昨日夜间城主与吴大人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我们多方查找,终于在城主府后的一座旧库房发现了一些踪迹。”

“唉,我们也不确定,但是,我们在旧库房的院子里发现了雷虎的尸体,他是被高手瞬间杀死的,老奴可以断定,杀死雷虎的人修为绝对超过了元魂八阶层次!”

南宫云没有去关心这老家伙是怎么推断出凶手只有元魂八阶修为的,而是试探询问他们有没有发现什么踪迹。

“我们还在院子中发现了一个地下密室,可是,我们下去探查了一遍,却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城主和吴大人失踪了!”

“老奴猜测十有八九是了,现在万兽城危在旦夕,老奴想请云公子帮忙将万兽城的情况传到万象山,希望山门尽快派人来主持万兽城!”

“云公子有所不知,我们已经派出去了三波人,然而,至今都杳无音讯,老奴猜测他们极有可能都被杀死了!”

“我想应该是灵音城那边的人早已经在城外设下了埋伏,不让我们和师门取得联系!”

而且,公子你是刚到万兽城,想必灵音城的人并不认识公子你,再加上公子你的相貌气韵有别于西域本地人,只要你自称是来自其它地方的修炼者,自然能够瞒过他们。”

廖英的想法确实也合乎情理,南宫云心中琢磨着,反正自己是要离开万兽城了,但是,如何前往万象山却是个问题。

然而,还没等南宫云开口,廖英却笑着从怀中取出一封信件和一块精致的玉牌呈给南宫云,并说道。

“云公子请看,这是之前接到万象山的传信,由于城主大人向师门举荐过公子你,所以万象山发下万象令,招公子入门。”

南宫云看过信件之后,确实如廖英所说的那样,万象门招他持万象令前往万象山。

南宫云仔细的打量着手中的万象令,发现这玉制令牌非常精巧,上面密密麻麻的布满了纹路,貌似某种刻印,令牌的正面刻着“万象令”三个字,背面还镶有一把黑金短标。

“云公子,这万象令你随身携带可能会遇到麻烦,如果被灵音城的人发现那就坏了!”

“哦,可是信中说让我带上令牌前往万象山,如果令牌丢失,没有了信物,我怎么才能上山?”

“云公子请仔细看,这万象令背面有一把黑金短标,只要你将少许魂力注入到令牌上的封印之中,这黑金短标就能取下来,这是万象令的最高机密,它代表着门主亲临或者是门主的嫡传首座,公子可以在需要的时候使用。”

“不瞒云公子,老奴其实是万象门上一代的万象使,是专门负责给师门送传急信的,所以,府内除了城主和吴大人之外,就只有我知道这万象令的秘密,在我们万象门,没有人敢违抗黑金短标。”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得即可动身,只怕那灵音城很快就会攻打过来,师门要趁早派人前来准备才行。”

“不错!万兽城中还有数千弟子和侍卫,就算灵音城前来攻打,我们也能抵挡一阵子,只是万兽城最终能否保得住,还得仰仗云公子能不能把消息传到万象山了,老奴在此替众位兄弟谢过云公子你了!”

以上就是4本足以封神的经典网络小说,而在近年来的网络小说中,数量虽多,却很难见到这样优秀的作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