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剧《哥谭》:在黑暗探索光明的人要么失败要么成为黑暗

美剧《哥谭》:在黑暗探索光明的人要么失败要么成为黑暗

持有“蝙蝠侠是哥谭守护骑士”观点的人认为:蝙蝠侠的出现,不仅成为了哥谭犯罪分子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并且还像一枚掉落草堆的火星,将哥谭城市中的善良点燃;

而持有“蝙蝠侠是哥谭的守墓人”观点的人认为:哥谭根本的问题在于阶级固化,导致的哥谭高层内部的腐朽,虚假繁荣所粉饰的太平盛世,不过是给一具长满了蛆虫的尸体盖上的华袍。蝙蝠侠的出现,不过是给这具长满蛆虫的尸体,喷上了一层香水,好掩盖里面的腐臭罢了。

要回答这个问题,不妨从了解哥谭市的起源、以及在蝙蝠侠登场之前的哥谭说起。也就是今天要说到的美剧《哥谭》!

一开始蝙蝠侠活动范围的设定是在纽约市中,但是为了增加来自不同城市漫画读者的认同感,创作者比尔芬格,决定创造一个真实而又虚构的城市。

起初,比尔芬格想用“公民市”来代替纽约,这个高度普世的命名,能够让所有漫画读者都对这个城市有着认同感——只要你是合法公民,就能有这样的代入感。

但是又结合到蝙蝠侠所在的“纽约市”滨海,并且还是经济高度发达的城市,并不能真正起到普世认同,于是又有了“海滨市“和”首都市“的称号。

但是最后,在电话本上看到“哥谭珠宝商“店铺的名称,觉得“意头”很好,就决定使用这个名字。

并且,在英语的语言环境中,“哥谭(Gotham )”还有傻子居住的村落的意思,同时“傻子村”在当时也是纽约的绰号之一。

于是,在1940年12月的DC漫画《蝙蝠侠》第四期中,以纽约市为原型的“哥谭市”就正式与蝙蝠侠挂钩。

并且,随着蝙蝠侠这个IP的名气在全世界的名气越来越大,哥谭这个犯罪城市也开始走进人们的眼中。

诞生于1935年5月的蝙蝠侠,代表了当时美国遭遇经济萧条,社会阶级矛盾恶化,导致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加上当时美国人民笼罩在战争之下的恐惧,最直接的以暴制暴的想法。

作为美国第一大城市,纽约的辉煌并非一蹴而就,在发展的过程中,也曾有过很多问题。

尤其是在1904——1950年这段期间,国际环境动荡,国际经济低迷,社会秩序不稳定,纽约在当时基本上是哥谭的具象化城市。

漫画的猫头鹰法庭,就是诞生于这样的社会结构中。猫头鹰法庭是由哥谭市中众多历史悠久的名门望族所构成。

这一个触手涉及到哥谭方方面面的黑暗组织,控制了哥谭的经济命脉。就和纽约当年,在城市的发展下,越过政府,以金融、大都会等保险业为代表的第三产业,汇聚成为一只“有形的手“来取代了”无形的手“。

在这次的经济转型中,直接导致了以制造、出版印刷、食品加工等等为主导的失业人员超百万之多。

而在这样动荡的社会环境下,纽约迎来了建市以来,社会问题最大并且也是最多的年代。尤其是纽约还是当时非裔美国人最喜欢的移民城市。

于是,种族问题加上社会问题,导致了纽约迎来了建成以来,犯罪率的最强的高峰期!

没有出路的社会环境,以及根植于体质的罪恶城市,才是蝙蝠侠真正的敌人,同时也是各种犯罪分子的滋生的温床。

美剧《哥谭》:在黑夜中探索光明的人,要么成为光明被黑暗笼罩,失去光明,要么就直接成为黑暗的一份子

同样是生长在哥谭中,为什么有的人走投无路,成为了犯罪分子,而有的人选择成了侠盗,而布鲁斯则是选择成为了蝙蝠侠?

在漫画和电影中,我们已经见识过蝙蝠侠和哥谭反派的行为和选择,但是,在这之前,他们究竟经历了哪些不为人知的悲惨,又是基于什么样的原因,成为了日后的超级英雄和超级反派?

哥谭的罪恶,最早可以追溯到哥谭建立,在以四大家族为基石建市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剧中的四大家族和漫画有出入)。

在哥谭的,就是笼罩在哥谭上空的猫头鹰法庭,在这之下,就是公认的“哥谭之王”法尔科内,再往下就是臣服再法尔科内的三大黑帮,再往下就是哥谭的市长和警局,最底层的就是一些零散的犯罪分子。

从上至下,哥谭都弥漫着一股堕落腐朽的气息,即使是被认为光明的韦恩家族,在托马斯韦恩的光明之下,也都藏着他看不到的蝇营狗苟,甚至阿卡姆直接成为了他死亡的导火索!

在哥谭警局中,曾经有很多个要立志改变哥谭的人,他们选择成为哥谭的警察,要为哥谭的法治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

作为一部经典的美剧,在热血主角的身边,总是会安排一个“饮冰十年,热血已凉”的老大叔。而在《哥谭》中,热血戈登的身边,就是酒鬼哈维。

对比年轻刚踏入哥谭警局的戈登,哈维作为一名老同志,上到黑帮大姐大费什,下到街边流氓,他都有关系。而哈维,看起来一副圆滑世故,对待工答不理的表现,实质上是对哥谭深深的失望。

当周围的战友都失去了加入警局,维持法治的初心,也许你能够忍受坚持的孤独,成为黑夜的一枚火光,静候黎明的到来。

但是当他们都齐心合力地将你变成他们一样的人的时候,当身为警务人员身上背负着“案底”的时候,才能真正成为哥谭的警务人员,这时候,法治这两个字还纯粹吗?

在整部哥谭中,哈维的改编是相当成功的,相比起在前三季中显得有些脸谱和绝对正义的戈登来说,哈维的塑造,显然就是千千万万个哥谭人所面对的现实,以及无奈。

甚至,哈维的身上,隐隐带着漫画中蝙蝠侠的气息:无法被消灭的罪恶,和坚决与这种罪恶抗争到底的顽强精神!

而无奈的是,哈维终究不是蝙蝠侠,他没有支撑他独善其身的经济能力,也没有支撑他内心正义感的信念。

所以他看到撞了几次南墙,却依旧坚持自己内心正义的戈登,才回那么地愤怒咆哮:你怎么可能战胜罪恶?要知道,你也是罪恶的一份子啊!

在哥谭中,光与暗的分界线已经十分模糊,什么是光明?什么是黑暗?一切都是实力说了算。

所以,在看到这里,你不禁会问,设身处地地想一下,自己是否能够独善其身,还是随波逐流?

现实中的“哥谭”纽约市,由于远离第二次世界大战,经济也因此腾飞,成为世界第一金融中心。而随着经济的复苏,社会问题等等也是随之减少。

但是故事中的“纽约”哥谭市,由于城市与城市之间的独立,哥谭本身自成体系,问题自然也就是内部发生内部解决了。

上层阶级利益共生,牵一发而动全身,严格把控着哥谭,就连作为四大家族韦恩家族的家主,托马斯韦恩也是只能通过慈善等方式,徐徐来对哥谭的情况进行改良。

蝙蝠侠布鲁斯韦恩,除了要化身为罪恶的恐惧,带上蝙蝠面具,这其中难免没有对真实身份的保护。

作为哥谭上层的托马斯和布鲁斯尚且如此,而那些生活在哥谭底层的人们又是如何的?

没有了漫画中肥胖臃肿的身材,反而变得十分瘦小,就连企鹅人的出身也是进行了改头换面。从漫画中出身于四大家族之一的科博波特家族,到《哥谭》中只是一个孤儿寡母的中产阶级。

但是在与漫画中那个穿着燕尾服,手持黑色雨伞,走着企鹅步的暴戾企鹅人对比,《哥谭》中的企鹅人,就算称得上是“被嫌弃的企鹅一生”了。

由于走路姿势过于怪异,企鹅人不管在哪里都饱受歧视。即使在人物设定上有着伟光正属性的戈登,在剧中对于企鹅人也是有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歧视。

为了得到他人的友谊和正常对待,企鹅人一直很努力地讨好他人,但是旁人一直将他当作笑话。

不管企鹅人选择哪一方,他总是被牺牲的那一个,于是,企鹅人选择了放弃讨好他人,只做自己,成为了那个不择手段的“哥谭之王”。

正是有了这样的改编,就算是没有看过漫画的观众,也对企鹅人有了了解,对于企鹅人后来种种的荒诞行为,也是有了一定的理解。

明明是哥谭的黑帮大佬,却对谜语人产生异样的情愫,甚至因为谜语人与女生有了暧昧,就直接对女生狠下杀手。

在这背后,是谜语人第一个将企鹅人放在平等位置上,去帮企鹅人的朋友。但是企鹅人却将这份友谊“错位”,成了急性的爱恋。

父亲是个歹徒,母亲天天忍受父亲的暴力,但又鼓不起勇气开始新的生活,在父母双亡之后,10多岁的毒藤女也是没有了依靠,开始孤身在哥谭游荡。

为了生存,和猫女联手行骗盗窃,得到钱财用来换取生活物资,而最后更是由于失误注射了“毒药”成为自带毒素的毒藤女。

看到这里,相信很多观众会想起,如果托马斯韦恩没死的话,他推行的慈善制度,是否就可以救济到失去双亲的毒藤女了呢?

也就不会有了日后的超级反派?或者,能够救助更多类似毒藤女情况孤儿,那么哥谭在下一代,是不是就会少了很多为了生活,不得不走上歧路的人?而这一部分人,就会成为哥谭的生产力,进而推动哥谭自身的净化和发展?

但很可惜,所有带有光芒的想法和行为,仅仅在诞生的时候,就已经被哥谭的黑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扑灭了。

所以,即使是身为主角的戈登,以及在日后会成为蝙蝠侠的布鲁斯韦恩,在这里都失去所有的光环。

戈登在失去警局职业的时候,为了重回警局,重新当上警察,去维护哥谭秩序,但警局本身又排斥他。

当你看到漫画中的“光明骑士”戈登,杀人的时候,你就会陷入思考,对于崇尚正义的人来说,到底是程序正义重要,还是结果正义重要?

如果正义的结果,是罪恶的程序带来的,这个正义的结果又是否算是正义?甚至,秉持着“绝对不杀人”原则的蝙蝠侠布鲁斯韦恩,也是在剧中,亲手杀人。

在漫画《致命玩笑》中,小丑绑架了戈登局长,证明了任何一个人度过了糟糕的一天,都会认识到这个世界疯狂邪恶的本质,然后自己也成为邪恶的一份子。

这里,我想已经很清楚了。不管蝙蝠侠这个角色,这个人物,是神性大于人性,还是人性大于神性,他始终无法拯救哥谭,只能是守护!

作为哥谭守墓人的蝙蝠侠,《哥谭》也向我们证明了,蝙蝠侠是一个注定会失败的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