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正在用暴力毁掉其政治合法性

黑人正在用暴力毁掉其政治合法性

马丁·路德·金领导黑人所赢得的政治合法性,源于其“非暴力”的主张和政治承诺。

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1929年1月15日—1968年4月4日),著名的美国民权运动领袖,诞生于美国东南部的佐治亚州的亚特兰大市。

他从小就深受种族主义的伤害,所以积极参加反对种族隔离制度的斗争。我们中国人所熟知的马丁·路德·金一直都是作为黑人反抗白人种族主义的斗士的形象存在,但其实很多国人却未必真正了解他的思想。

他强调在争取黑人自由平等权利的斗争中,不应干违法的事,不能让“创造性的抗议堕落成为暴力行为”。

这是人类在面对苦难和时,只有为数不多的心灵才能作出的坚韧反应。它的伟大之处在于,受迫害、遭凌虐的一方主动撤出“以暴易暴”的恶性怪圈,将自己置于一个十分不利的地位,以一种谦恭而又有尊严的方式邀请对方回到理性、和平、仁爱的规则中来。

然而,让人遗憾的事,几十年前马丁·路德·金达到的思想高度和境界,如今正离我们渐行渐远,黑人作为一个整体正在迅速抛弃“非暴力”的抗争模式。

我们将以自己忍受苦难的能力,来较量你们制造苦难的能力。我们将用我们灵魂的力量,来抵御你们物质的暴力。我们不会对你们诉诸仇恨,但是我们也不会屈服于你们不公正的法律。你们可以继续们想对我们干的暴行,然而我们仍然爱你们。你们在我们的家里放置炸弹,恐吓我们的孩子,你们让戴着KKK尖顶帽的暴徒进入我们的社区,你们在一些路边殴打我们,把我们打得半死,奄奄一息,可是,我们仍然爱你们。

我梦寐以求地希望,有一天这个国家将会觉醒起来,真正信守它的诺言:“我们坚信这条不言而喻的真理:人人生来平等”;

我梦寐以求地希望,有一天佐治亚州红色的山丘上,从前奴隶的儿子和从前奴隶主的儿子将会像兄弟一样在一张桌子旁坐下来;

我梦寐以求地希望,有一天甚至密西西比这样一个不公正的狂热情绪使人透不过气来的地方也会变成一块自由和公正的绿洲;

我梦寐以求地希望,我的四个孩子生活的这个国家,有一天将不再根据他们的肤色,而是根据他们的品德来评定他们的为人。

我必须对站在通往正义之宫的温暖入口处的人们进一言,我们在争取合法地位的进程中,决不能轻举妄动。我们决不能为了满足对自由的渴望,就啜饮敌意和仇恨的糖浆。我们必须永远站在自尊和教规的最高水平上继续我们的抗争。我们必须不断地升华到用精神的力量来迎接暴力的狂峰怒浪。

手段代表了在形成之中的理想和进行之中的目的,人们无法通过邪恶的手段来达到美好的目的。因为手段是种子,目的是树。

不是因为白人屈服于黑人的暴力,而是因为马丁·路德·金展现出来的“非暴力思想和行动”彻底打消了白人对黑人参与政治活动能力的深层顾虑,从而赢得了全社会的同情与支持。

正因为马丁·路德·金代表黑人群体,向美国做出了他们整体上有能力理性参与政治的承诺,这让他们真正获得了平等的政治权利。

黑人依然缺乏理性参与政治的能力,除了暴力还是暴力,以前的暴力可能还有些许悲情,现在的暴力则是十足的嚣张。

这不能完全怪罪黑人,没有这几十年来白左的伪善和无原则补偿,黑人原本可以成长,而不会如今天这样飞扬跋扈、是非不分;没有政客的惺惺作态和纵容默许,公民的财产生命不会长时间得不到充分的保护。

今日美国,黑人有了丰富的选票,却在整体上依然受制于肤色身份的强大制约,缺乏理性讨论公共议题的能力,他们自以为可以宣誓自己的权利,殊不知正在沦为政客操控玩弄的棋子。

从政客丧失基本价值原则,对选票耻辱一跪开始,我们已经可以预见到民主政治在未来的巨大失败。

随着美国人口结构的彻底逆转,选票政治终将被选票反噬,纵容暴力的人,也终将被暴力反噬。

如同我在之前的文章《致我们越来越平庸的未来》中说过,我们的未来注定会越来越平庸,技术跃迁会导致整个社会的低智化和流沙化无法逆转。在这个流量为王的世界,美国政治结构的纠错能力到底还能在多大程度上发挥应有的作用,将变得愈加难以预料。

当黑人群体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抗议堕落成暴力,也许是全社会该回顾下当初马丁·路德·金所做庄严承诺的时候了。也是所有欧美人该返回去看看亚里士多德是如何描述政治生活的时候了——连自我管理都做不到的人,有能力理性参与政治吗?

哈耶克曾经对民主政治忧心忡忡,他曾经说过,自由主义本身就带有自我毁灭的倾向,如同自由主义本身带来的巨大经济成就会导致自身的灾难,当一个群体理性参与政治的能力和日益膨胀的政治野心并不匹配的时候,更多的权利可能意味着更多的灾难。

对于黑人群体来说,他们当年用“非暴力”的政治智慧赢得了权利,如今他们是希望用暴力,愚蠢得毁掉这一切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