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人的故事12-1」:卡拉卡拉的人权宣言与高卢人熊乌斯的生活

「罗马人的故事12-1」:卡拉卡拉的人权宣言与高卢人熊乌斯的生活

卡拉卡拉(Caracalla)并非皇帝的真名,他的真名是“皇帝·凯撒·马可·奥勒留·塞维鲁·安墩尼·庇护·奥古斯都”,为了帝位的合法性,他父亲塞维鲁给儿子取名字也是拼了,当时正式场合只叫他安墩尼,我们为了辨析度高一点,还是叫他卡拉卡拉。

卡拉卡拉是一个绰号,意大利语是长袖大衣的意思。和同样年纪轻轻就当上皇帝的皇二代康茂德相比,卡拉卡拉的做法更加激进,因为他的从小立志成为亚历山大大帝那样的伟人。

时间线回到上一章,塞维鲁死后,吩咐23岁的卡拉卡拉和他22岁的弟弟盖塔成为共治皇帝,但这世界上不是每个哥哥都爱护弟弟的,一年后卡拉卡拉当着母亲的面手撕弟弟,前者成为唯一皇帝,元老院淡定的承认了所有既成事实,卡拉卡拉终于可以做一件“圣母”才能做到的事情,这件事情就像挥刀自宫一样,让一个罗马这样的男人再也没有站起来。

一项法令出现在罗马帝国的所有大街小巷:凡是居住在罗马帝国范围内的自由人,全都拥有罗马公民权,历史上称为“安东尼努斯敕令”,从此绿卡消失啦。先来说下卡拉卡拉的行为初衷,肯定不是他可怜外省人不能在罗马买房子,真正的目的是要增加税收,直接省去分析说重点,当行省人成为罗马人后,他们不再需要缴10%的行省税,但是要缴纳5%的直接税,遗产税和奴隶解放税,有人要问了,这不是亏了吗?不好意思,“安东尼努斯敕令”有一行小字:直接税改为10%。

但实际的情况呢?罗马并没有收到更多的税收,好想穿越回去把《国富论》丢在卡拉卡拉的脸上,当实际的GDP没有变化的情况下,试图修改一个参数就能增加税收真的是too young too simple。举个不严谨的例子,比如国家要提高了企业税,企业要保持原有的净收入,就要开始裁员,裁员后的正常情况是企业的收入变少,然后虽然缴税比例变多,但是上缴的金额没有比以前差多少。虽然古代没有科学经济学,但是有经验经济学,已经延续200年的税收制度就是最好的平衡点,现在卡拉卡拉通过修改一个参数想增加国家的收入,只能事与愿违,但是因为修改的又是一个重要的参数,这个参数还是不可逆参数,导致了罗马帝国衰败不可避免。

这个重要的参数就是上升阶梯,这是一个恶意满满的词语,代表了人生而不平等,用一句老话说就是条条大路通罗马,而有些人出生在罗马。对普通人来说,确实是不公平,对国家来说,这又是必须的,虽然官方肯定不会公开承认,但是制订的政策一定围绕着这个参数实施。

这里举一个罗马行省人的例子吧,有个叫熊乌斯的小孩出生在高卢行省,从小读书条件差就不说了,关键是如果要去罗马上大学,录取率只有0.1%,但是熊乌斯还是凭着爱因斯坦一样的大脑来到了罗马,他在大学里一直是班上的学霸,但是走出校园,他发现罗马同学都很顺利找到工作,自己却要填各种资料才有资格去面试,最难受的是,他连买房的资格都没有,除非他能找到一个罗马女人当老婆,或者和大学里谈的日耳曼女友给国家缴满5年直接税才能买房。能有个金发日耳曼老婆已经是烧高香了,两人在罗马城租房定居了下来,每个月的工资一半给了罗马人房东,终于等到第5年,省吃俭用下的钱加上两边父母给的积蓄只能付得起罗马郊区房子的首付,最可恨的是骑士阶级的放贷人因为他是高卢人都拼命的提高还贷利息。终于熊乌斯的小孩出生了,欢欢喜喜的事情背后又有隐患,孩子还是高卢户口,也就是说,他的后代要像自己一样经历所有一切,送回老家的小熊乌斯开始了父亲一样的轮回,终于在公元212年,已经是熊乌斯X世看到了卡拉卡拉皇帝的“安东尼努斯敕令”,全家泪流满面,抱头痛哭。

事情没那么简单,社会上的人发现日子怎么一天天变差了,特别是原来的罗马人变得不讲话了,如果需要他们做贡献,他们最喜欢说,让新来的罗马人去做啊;老的行省人反正已经是罗马人了,也自然不愿意再努力学习,积极向上。说的再直白一点,原来以为大家都是罗马人了,但事实上却是大家都变成行省人了,熊乌斯感觉除了自己拿到一张绿卡废纸,生活都没有变,随之消失的还有一个明确的目标:成为罗马人,因为他已经是“罗马人”了。

熊乌斯们开始反省,如果这样的措施真的是善政,为啥之前的贤明皇帝没有颁发,而是要等到这个杀掉老丈人,杀掉妻子,杀掉亲弟弟的人来实施,一个亲人都不在乎的人会考虑底层百姓?他们突然也意识到卡拉卡拉把罗马最具有魅力的东西给抹去了,这东西我们可以叫“品牌”,熊乌斯看到自己之前给老婆买的2000第纳尔的普拉达手提包现在满大街人手一件,瞬间感到自己被欺骗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