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大神你认识几个??

NBA大神你认识几个??

:从NBA官方评选五十大球星到现在,已经过去二十载了。二十年来,不管是媒体还是球迷,依然在无止境的,为了那一两个名字的前后而争吵着。这便是我做成这个新金字塔的动力:每个人心目中的NBA金字塔都会有所不同,而我,一定要把我的视角记录下来。这并不是“我心目中NBA史上最好的五十个球员”,而是”五十个最该优先被记住的NBA球员”。我把金字塔分成了七层,而每一层又各有不同;多多少少也说明了命运的偶然性,每一层之间都有那么几分造化弄人的嗟叹。虽然我做出这个名单并非让看客满意,却也并非有意与各家球迷为敌。本质上,每一个RANK内部的排名并非有真正的标准可行,排名的前后,也只是虚衔而已。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翻开NBA历史,你会无数次看到这两个名字:湖人,凯尔特人。在篮球的世界中,豪门之所以成为豪门,总是因为他们有伟大的巨星。

我甚至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语言来形容他:你也许没看过他的比赛,也许甚至没听过他的威名;但是你一定得尊重他所做的一切。他在1974年的总决赛中,与“天勾”贾巴尔做的缠斗足以名留史册:防守端想尽一切办法,消耗、干扰、打击贾巴尔;进攻端,不断尝试用17尺跳投来让对面的巨人无所适从。很多人觉得,穿着绿色的球衣,考恩斯就是70年代的白人版比尔·拉塞尔。一样坚韧的防守,一样的团队至上,甚至一样优秀的篮板与传球。考恩斯可能是历史上传球最被低估的中锋,或许不用加之一。

比尔·沙曼,大概是“黄与绿”这个标题最好的注释。凯尔特人王朝伊始的功臣元老, 湖人洛杉矶时期第一冠的功勋教练。可以说,在黄绿两大豪门的历史上,沙曼都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不过我看来,他还有另一项更伟大的历史意义——他本人是老式后卫与现代得分后卫的分界线。

沙曼是NBA第一个把命中率提升到40%以上的后卫,这在今天看起来也许没什么,但是放眼NBA历史,足以称作标志性的突破。在他之前或者同时代的斯莱特·马丁、马克思·扎斯洛夫斯基等人,都不曾有他这样的能力。四次总冠军和四次第一阵容,也许只是他伟大成就的一个注脚而已。

沃西是个难以评价的球员——不少人认为他的历史地位不该高过多米尼克·威尔金斯。如果不是1988年那神奇的FMVP,他的荣誉簿上,有关个人的荣誉几乎是空无一物。但是,我们真的能用这种标准来评判沃西,把他当成托尼·帕克或是丹尼斯·约翰逊那样,“运气好拿到FMVP的普通全明星”吗?

沃西被称为BIG GAME JAMES,不仅仅是因为他在季后赛的一两次爆发。整个季后赛,他都是比常规赛更好的球员。德克·诺维斯基因为其季后赛而非常规赛表现在这个榜单上名列前矛(季后赛比常规赛场均多3.3分),沃西也该得到这样的荣誉。更何况,沃西的FMVP可谓重于千斤——在湖人与活塞的七场大战中,沃西是真正左右了最终胜负的两个人之一(另一个是最后时候给天勾两次罚球的裁判)。再加上他是湖人showtime时代重要的标志人物之一,这个位置实至名归。

NBA里有三种巨星——第一种是做别人做不到的事情,比如天勾;第二种是把平凡的事情做到最好,比如斯托克顿;而第三种,他们靠生吞活剥他们的对位者,留下一段段英名。

海耶斯的职业生涯颇有戏剧性。在他职业生涯的第一年,他就拿下了联盟的得分王。想像一下,如果这事发生在现在,会有多么的震撼?好吧,威尔特·张伯伦也做到过,但那可是张伯伦啊,他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呢?剩下的人当中,强如乔丹和贾巴尔都未能做到如此壮举。当然,自当季以后,海耶斯再没染指过得分王的宝座。这又是一个有关于为了球队牺牲个人数据,放弃个人单打BLABLABLA……的故事。不过,真正让人可惜的是,在海耶斯巅峰的十年间,大前锋位置上,他没有一个足以让人铭记的对手。人们称他为“Big E”,那是那个年代,球迷对篮球明星,最好的褒奖

“Big D”德布斯切尔很强,但他的巅峰和海耶斯有些错开,而且两人从未在季后赛碰面。古斯·约翰逊也不错,不过他的巅峰过去的更早,1972年他离开子弹,当夏球队就换来了大E作为他的继任者。杰克·西格玛和大E在总决赛上针锋相对,不过面对大E,他的表现没有他著名的篮下脚步那么亮眼。麦金尼斯的常规赛很强,不过在NBA的季后赛他让人大跌眼镜。与他们相比,大E无论实力还是荣誉,都是独树一帜——6次最佳阵容,其中三次一阵,外加1979年拿下的一尊总冠军奖杯。这个家伙,实在有点可怕。

问:NBA历史上以一冠而成名的巨星中,谁的生涯最让人惋惜?答:比尔·沃顿。沃顿是NCAA历史上最伟大的几个球员之一,而他在NBA的统治,刚刚开始便戛然而止。1977年的季后赛,是沃顿留给后人的一曲优美的中锋诗歌——首轮大战大火车吉尔摩尔,西决与天勾的湖人一较高下。如果不是伤病,他原本应该在八十年代称王称霸,和天勾或者摩西成为第二版的拉塞尔&张伯伦。我们原应该指着他的录像对新球迷吼:看到没有,这才是篮球,不是只有单打得分才叫统治比赛!

可惜这一切都没能发生。天勾一生遇上了三个致命的对手:张伯伦、沃顿和摩西马龙。其中沃顿对他的胜利最让人所称道。篮板、防守、传球,还有万般无奈时的得分能力。1977年,他踩着贾巴尔和朱利叶斯·欧文拿下了当年的冠军。转年的78赛季,一尊MVP奖杯肯定了他的个人能力。他以历史上最会传球的中锋被人记住(尽管我严重怀疑这一点);而我们只能嗟叹,如果不是伤病,他会变得多好。

佩顿是个狠角色。那么,他到底有多狠?96年总决赛的最后两场,是他生涯的代表作么?

现在的球迷,看着詹姆斯、库里打球,无法想象佩顿的得分方式:每个两分差不多都很辛苦,要么是篮下背打后歪斜着的出手,要么是交叉运球后来一记不着调的跳投。他的中投不像乔丹或科比那么准,突破也不似帕克与罗斯那么犀利。然而他就是能打败他的对手——每当他上场时,他就相信他自己是场上最强的。哪怕是暮年的06赛季,他也曾对韦德大吼:“老子TM可是加里·佩顿!”

说到底,篮球是靠什么取胜?得分更多?防守更好?也许都对。但是如果你能把你的对手生吞活剥、打得满地找牙,谁还在乎你是否在某些回合赌博式抢断,或者跳投偏了十万八千里呢?1996年的西区决赛,佩顿打得斯托克顿自惭形秽——场均20.6分5.1篮板6.0助攻,而斯托克顿场均9.9分2.9篮板7.6助攻,命中不足四成。这不是佩顿第一次教训我们的老约翰了:早在1993年,青涩时期的手套就曾让入选梦一的大明星斯托克顿吃过苦头。

佩顿生涯9次最佳阵容,其中2次一阵,外带9次一防和96赛季的DPOY。不过我看来,所有这些,加上06年的总冠军戒指,都不如他在96季后赛所做的事伟大。96超音速理应加入历史上最强亚军的讨论,要知道,他们可是打败了巅峰期大梦的火箭和二老的犹他。

他们的生涯漫长而光荣,荣誉等身,功成名就。如果不是受时代的限制,他们本该排在更靠前的位置上。

新秀赛季拿下常规赛MVP有多难?好吧,即使不考虑新秀赛季,如果你能够同时MVP与FMVP傍身,那历史地位也足可以让后人敬仰了。生涯四入总决赛,在79年苦尽甘来的故事,如果放在今日,也是颇多悲伤吧。

现在球迷讨论内线球员的天赋,言必及身高、弹跳。而昂赛尔德则在另一方面有着惊人的天赋——历史罕见的肩宽。不世出的肩宽和优秀的力量,让他在球场上仿若一堵扎根的土墙。篮板、防守、掩护、传球,拉塞尔行将退役之际,昂赛尔德一入联盟就接上了他的班。可惜的是,随着他的退役与沃顿的伤病,人们再也无缘欣赏,这类不靠得分统治比赛的超级中锋们线 多尔夫·谢伊斯

把谢伊斯放进这个榜单里需要一定的勇气:他没拿过MVP,连冠军都只在遥远的五十年代仅仅拿下一座。54年面对湖人的总决赛,他作为当家球星,场均得分未能上双,可谓留下了生涯的污点。也许你会说MVP从55-56赛季才开始评奖,不过你回顾谢伊斯生涯的前六个赛季,似乎离MVP也还稍稍有那么点距离。所以,我们该如何评价多尔夫·谢伊斯呢?

有些球评家认为,如果德克·诺维斯基因为射程而成为大前锋中的异类,那么多尔夫·谢伊斯就是第一个把投射范围扩展到20尺的长人。他可以在场上的任何位置跳投,就像他是NBA历史上第一个能够统治比赛的大前锋。

如果说乔治·麦肯是NBA初年联盟第一个超级巨星,那谢伊斯大概能算第二个。或者说,他差不多是那个年代联盟第二好的球员。而当麦肯的生涯戛然而止时,谢伊斯的光辉事迹还在继续:他从NBA建立的第一季,一直打到了1964年这个绿凯王朝的鼎盛时期。而在他生涯的前十二个赛季,他全部入选最佳阵容,六次一阵六次二阵。很多人甚至喜欢把他1955年夺冠的伟业,和03邓肯、11诺维斯基这样的大前锋单核夺冠相较。他在五十年代所做的一切,或许你有所不知,却不会因此掩盖。

保罗·阿里金是个如雷贯耳的人物。不少人将他称为跳投发明家,而大多数人至少认同他把跳投这项乔·福尔克斯发明的技术发扬光大。然而他的伟大绝不尽与此,他的荣誉表上颇为圆满,然而又不缺少必不可少的缺憾美。人们常常感到好奇:如果52-54年间,他不是因为去美国海军服役而在巅峰错过两年的NBA,又会取得怎样的成就?

纵使如此,他依然是NBA的两届得分王,三次一阵,十届全明星的得主。他和两位伟大的中锋都有合作,56年带领着勇士队勇夺当季总冠军。如果有FMVP的话,我想当年度阿里金也当之无愧吧。另外,他是联盟历史上第一个场均拿到25分的外线球员,很可能也是职业篮球历史上第一个。

在阿里金的十载NBA生涯中,他从来都是一位明星。十个赛季,十次全明星,在他生涯的最后一个赛季,他带着场均21.9分6.8篮板2.9助攻,以及一位场均能拿到50分25篮板的队友,孑然而去,并不留下眷恋。从此联盟再无阿里金,却到处都是他的传说。

他们是NBA中的苦命人——守候并不能换来丰收,坚持也许只会招致骂名。唯一微小的区别是其中一位抓住了看似救命的稻草,而另一位,连根稻草都没遇上。

在这里讨论凯文·杜兰特似乎还有点为时尚早。不过既然连库里都可以位列在这之前,讨论杜兰特也没有什么不妥。杜兰特目前已经是联盟的四届得分王了——和冰人、AI并列历史第三。短短的九年生涯,他已经拿下了5次一阵、7次全明星,以及17566分的总得分。在2012年,他打进总决赛;2014年,他捧起了MVP奖杯。这一切在篮球圈子内几乎无人不晓,似乎他的登顶已经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然而篮球世界有时候太残酷了点。你可以是联盟最好的球员之一,然而冠军只有一个。十几载的球员生涯看似漫长,其实转眼也就过去了。杜兰特在雷霆做了些独一无二的事,可是我们现在在排名时,依然只能把他排在这个位置。也许接下来几年,他会拿很多、很多冠军,但人们将如何评说?好吧,我不知道,就像你无法预测未来。不过,9年雷霆生涯、一次震动联盟的转会,无论你怎么想,他都已经是个特别的球员了。

比起尤因受的苦,杜兰特吃的苦也许算不上什么。尤因在纽约有一个很美妙的生涯履历——如果不考虑在季后赛的种种失意的话。他不是一个统治级的中锋,这不是所生年代的问题,也许放在今天他能多拿几个一阵,却依然很难以统治联盟。这方面,他不如比尔·沃顿;但是他的生涯漫长达到十七年,在这十七年间他就这样捍卫着大苹果城的荣耀……好吧我都快掉泪了,其实他也没捍卫住不是么。

尤因的生涯有点尴尬,如你所知,他两手空空,而且不同于杜兰特,他连MVP都不曾染指,更遑论他那只有一次的可怜巴巴的一阵了。好吧,你说他生在了四大中锋的时代,但是想想吧,他的十五年尼克斯生涯中,除了大苹果城的声色犬马,以及数次最佳阵容的聊以,他几乎再没得到过什么了。如果他早年没有受过大伤会怎么样?只有天知道。1994年,帕特莱利把球队打造成了铁血军团,和火箭打了一场堪称半个世纪之内水准最差的总决赛。1999年,纽约又在近三十年最混乱的缩水赛季投身总决赛,不过尤因这一次成了故事中尴尬的角色。

换个念头想想吧,这年头连拉马库斯·阿尔德里奇都受不了波特兰而转会了,尤因在大苹果城的坚持,真的有意义吗?好吧,至少在那个年代,无论谁想在麦迪逊扬名立万,都得先从他头上跨过去试试。

总有些球迷与球评家在说,表演型的篮球无法获得胜利。你非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每个球都是和三四个肌子碰撞然后得分,或者跑个球员自己都数不清传了多少次球的战术。不过,真正的大师眼里,简单明快、轻车熟路,也能从场上取走胜利。

是的,是的,每个人都知道他赢了两次MVP了。人们乐此不疲得讲述着他的故事,描述着他与德克·诺维斯基、阿玛雷·斯塔德迈尔是如何的天作之合。又或者,他如何一夜之间把太阳变成联盟第一,沙克对他的MVP如何不满,以及他与马刺、小牛在那些年的恩恩怨怨。他在球场上的艺术,影响着一代球迷——那时候正是NBA在中国最火热的时候,纳什穿花绕步、让人惊掉下巴的传球,以及季后赛中不讲理的急停、漂移、后躺等等种种方式的跳投,培养了太多的球迷。要说篮球艺术家,当之无愧有他一号。

然而人们往往质疑,纳什的打法不足以为球队在季后赛带来胜利。我想这种说法有失公允:毕竟联盟只能有一个赢家,你不能说其他球队都不懂得如何赢球。恰恰相反,纳什可以说是控卫之中屈指可数的胜负师:当他看到胜利希望时,他会毫不犹豫得见血封喉。05年对小牛、10年对马刺的系列赛,莫不如是。

可惜的是,07年霍里的一肘,让纳什的生涯永远得挂上了遗憾。不过若没了遗憾,历史地位是提高了,这段故事也少了几分缺憾美吧。

如果你是个喜欢看旧时NBA录像的球迷,你可能不太喜欢J博士的球风,对坎普的暴力风格也不太感冒,但你绝不会欣赏不来德雷克斯勒的篮球。他修长的身材无形中增加了动作的美感,让他在难度不如乔丹的情况下别有一般风味。滑翔机这个绰号如此传神,以至于有些人不看他打球都能想象其神韵。大开大合,无所不能,华丽的传球、突破、背打,以及杀人的跳投,欣赏德雷克斯勒的比赛,一刻也停不下来。

在遇上大梦以前,滑翔机打进了两次总决赛。尽管很多人认为那支开拓者是五黑宝共同努力、全民皆兵的队伍,你也不能否认,大部分时候,滑翔机是队里最好的球员(除非特里·波特碰上了倒霉蛋斯托克顿)。只可惜争棋无名局,总决赛的赛场上,你若是实力弱的一方,再美的表演、再全面的身手,也无法摆脱失败带来的阴霾。万幸,95年他遇上了大梦,两个人互相成就。至于96年他们败给了被低估的那支超音速,又是后话了。若不是生涯仅一次入选最佳阵容一阵,他本不该落在这充满缺憾的位置上。

没看过基德传球,你就不知道什么叫现代篮球。不是我夸大其词,基德的传球技术几乎是历史上的PG中最好的,可以和魔术师等量齐观。即使放眼所有位置,可能也仅仅稍逊于拉里·伯德和阿维达斯·萨博尼斯二人。不过他的实力可不仅仅限于传球——基德在篮网时代所做的,有点像穷人版的勒布朗·詹姆斯,球队需要什么,他就补上什么。当球队缺乏得分时,他就帮助球队得分(哪怕命中率不高);防守出现漏洞,他就去补上;篮板不如意,他身先士卒去抢。当球队顺利运转时,他就隐居幕后,潇洒得展示自己的传球。这就是他和一般的传球型控卫的不同之处,基德会在场上做一切事情来帮助球队,包括不合理的个人单打。

有关基德的荣誉,其实不用我过于赘述;四次一阵和两连总决赛,算是对他那些年所做的褒奖。至于2011年那让人惊叹不已的总冠军,基德虽已不是最好的基德,但他依然在打属于他的篮球——当球队需要时,无论是做什么,都有他的身影。有人说基德的伟大在于他的传球,而要我说,无与伦比的传球只是基德伟大的注脚。

奈史密斯博士发明篮球时,篮球无非是用两样东西来玩的运动:手和脚。手上是绕指柔,脚下是蝴蝶步。如果你用好了脚,还愁手上功夫无从展示么?

”冰人“乔治·格文以他的finger roll,以及他优雅的跳投而闻名于世。不过但凡手上功夫出众的球员,必定脚下功夫更加了得,反之亦然。没有柔和的手感,即使你的梦幻舞步比大梦强十倍、百倍,也是无用功;没有漂亮的脚步和过人,那手上功夫可就更没有用武之地了。

冰人的finger roll和张伯伦的finger roll,最大的差别在于冰人挑篮那一下,整个小臂往往会有一个跟随的动作。你像皮蓬那样的挑篮,即使是换一种方式,也许依然是一次不错的得分;但冰人能在颜色地带的任何位置挑篮。同时他的脚步特殊之处,在于不依赖身体对抗就晃开挑篮或者跳投的空间。相比挑篮,冰人的跳投同样负有盛名。

单节三十三分的记录已然作古,不过四次得分王和五次一阵足够把他的履历填充的很漂亮了。只是履历、荣誉毕竟只是冷冰冰的数字,冰人的故事和他挑篮的优雅,要比那些荣誉有趣多了

麦克海尔被认为是历史上低位脚步最好的球员之一。他在低位是真正的怪物,既有百科全书式的攻击手段,又有独一无二的独特技巧。“Mchale Move”实在是个太神奇的动作,实际上就算是乔丹或大梦的动作,一般球友多少也能学得来,海尔这一招难度太高,只能把自己拌个四仰八叉。这个动作的核心难点在于,需要踮起轴心脚再开始转身,以及最后一下挑篮的难度极大。

1986年的NBA总决赛是一次远被人们低估的经典对决。我现在还认为那年的FMVP应该属于麦克海尔——想想吧,在奥拉朱旺的梦幻舞步功成名就之前,在86年的总决赛上,他和桑普森的双塔,被海尔用低位脚步以及后仰跳投打得灰头土脸。在我看来,麦克海尔在86年总决赛上做的事,都可以入选总决赛上的大前锋代表作了——他这年要比三分之二年份的FMVP打得都更好。

另外,麦克海尔是一个被低估的防守者,且不提他生涯3次一防3次二防,就是当时其他球员也对他的防守赞誉有加。至少我个人,可不希望以后人们谈起麦克海尔,就是:他拿了三个总冠军、是个明星大前锋。这样未免有点太浪费了。

AI的事迹就不用我来说了。什么总决赛48分孤胆英雄啊,什么晃倒乔丹啊,什么街头文化影响一代人啊。尤其在美国黑人中,AI的影响力相当之大,以至于一代篮球运动员多数都以他为榜样。”我将来想成为艾弗森!“听着就很涨志气,”我将来想成为奥尼尔!“听起来就有点荒诞不经了。

很多人说,AI以183的身高,在长人如林的NBA取得这样的成就,比旁人更有意义。这点我觉得不妥,终AI一生,也不会考虑在球场上因矮小瘦弱而获取别人的同情。AI的脚步之快,则是惊人的天赋和无与伦比的球感所致。他在球场上的急停急起,可谓是举世无双。瞬间变向这样的动作以及最后上篮的手腕功夫,还有与大个子对抗的身体控制能力,都是NBA历史上的翘楚。

稍微列举AI的荣誉,一个MVP,四次得分王,是最常被提到的。不过他对NBA的贡献不止于此,在我看来,NBA历史上一共有六个人,告诉大家”篮球还能这么打!“。他们就是鲍勃·库西,康尼·霍金斯,皮特·马拉维奇,迈克尔·乔丹,史蒂芬·库里和阿伦·艾弗森。这其中,AI的影响力当排第几,就见仁见智了。

现在人评价历史地位有个误区,看看荣誉簿,然后说:XX拿过多少次一阵,XX拿了多少分多少助攻,XX?他只是拿了几次冠军而已,抱大腿的。冠军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若以霍里、费舍尔之流来评价这几位的冠军收藏,那可就贻笑大方了。

萨姆因为两个事而出名,其一是他曾经拿过10个总冠军(仅次于我们的指环王老爷子),另一个是他曾经是打板投篮的大师。人们对他的低估声音不绝于耳,却忘记了他在凯尔特人王朝中间六七年的时间里,一直是队里第二好的球员。他只进过三次二阵,没进过一阵,因为一阵被两个不世出的怪物把持着:杰里·韦斯特与奥斯卡·罗伯特森。不过这没关系,他每年的东部季后赛都得和奥斯卡·罗伯特森还有哈尔·格瑞尔拼个你死我活。1963年的东区决赛,波士顿凯尔特人和辛辛那提皇家战至第七场,萨姆狂砍47分,带领球队涉险过关,而大O的43分只能无功而返。这样的生死战,在萨姆的生涯里经历了太多次,而每一次他都能够帮助球队,化险为夷。

我曾经这么和人形容萨姆·琼斯:”你能想象,保罗·皮尔斯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在重复2007到08赛季么?即使如此,他依然还是比不上萨姆所做的一切。“他是跳投的高手,差不多每个系列赛都要和历史级巨星玩命,但他从不畏惧。有时候历史的忘性有点太大了,在讨论最强的中投手时,居然会忘记萨姆·琼斯的名字。如果五十年代有哪个球员,来到今天数据百分之百会上涨,那我一定说是他,萨姆·琼斯。

皮蓬很厉害,虽然也许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厉害,但他的确很厉害。在公牛的第一个三连冠时期,他还只能算乔丹身边的配角;不过当乔丹第一次退役之后,他一举成功迈入了联盟的巨星之列。即使当乔丹复出之后,人们至少也把公牛称为乔丹与皮蓬两个人的球队。这感觉就像,你从蝙蝠侠身边没啥人记住的蝙蝠女,一转身变成了热门角色罗宾,这感觉一定很不赖吧?

皮蓬的挑篮我们前面已经提到了,还有他的力量,他的防守,他的全能与组织能力。尽管跳投不稳定,他在某些时候还是能投出漂亮的跳投的。相较而言,他的进攻没有他全面的身手那么出色。94年东部半决赛的G7,他拿下了20分16篮板5助攻的数据,腹黑的想,如果有一颗大腿的线。除了这场之外,皮蓬生涯最可惜的机会就是2000年西部决赛的G7了:如果不是第四节全队那莫名其妙的断电,也许如今皮蓬的评价,能够提升不少吧。现在,无论皮二爷如何不甘,他到底还是蝙蝠侠身边的罗宾而已。

沃尔特·弗雷泽被称为”侠盗“,因为他在场边时的打扮与电影《雌雄大盗》的男主角颇有神似。当然,这一绰号多少也和他的球风有所联系。当年的弗雷泽可不仅仅是个抢断高手,他从对方手里”盗走“胜利的凶悍也是声名远播。他的打法老派而又冷血,总在最致命的时候出手杀人。我有时候怀疑,井上雄彦之所以会在灌篮高手里创造深津一成这个角色,是否就是看了弗雷泽的球而受的启发。

弗雷泽的得分方式中,最致命的一项还是中投。当年的尼克斯总体来说还是打得非常团队,除了里德外的其他人很少讲求个人单打。但是弗雷泽偏偏会在最要命的时候出手一记强行跳投——然后等着对方球迷张大惊恐的嘴巴,抓狂得看着球落入网窝。而他生涯最伟大的代表作,大概就是1970年总决赛的G7了。威利斯·里德王者归来的夜晚,弗雷泽狂砍36分7篮板14助攻,放出最绚烂的礼炮。

也许他也是”联盟欠我一个FMVP“的代表人物,1973年,不论怎么看弗雷泽都是那支冠军尼克斯最好的球员,然而FMVP还是由里德收走了。这种时候也就只能想想,如果NBA和ABA一样设立季后赛MVP,那又当会如何呢?

好吧,好吧,你别再和我说”联盟欠韦德一个MVP“了。韦德是很伟大,现在他的职业生涯也还没结束。他生涯一共拿下了三个总冠军,无论哪个你都不能说是随随便便得来的。06年的FMVP?惊天动地。09年的得分王?人人称道。唔,也许”矮五公分的乔丹“是一种更高的赞誉?这么多年来,能与年轻时的乔丹突破身形相似的,也的确只有他了。

韦德生涯不像皮蓬和萨姆拿了那么多冠军,但是他切切实实曾经让人觉得,他是联盟最好的几个人之一,即便这种年份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多。他可能是联盟历史上,最会打挡拆的得分后卫,这帮他在球场上节省了不少体力;同时他的1V1乃至1V2突破,也是乔丹之外最好的那一档次。另一方面,就像基德、皮蓬一样,尽管投篮不稳定,有时候他还是能投出挺像样的巨星球的。曾经一度,他的中距离也在转好,虽然好景不长。我就不花篇幅赘述他在06、09和11年都干了什么了,不过11年那个唾手可得的FMVP也挺让人惋惜的,至少比虚无缥缈的MVP来得近得多。

查尔斯·巴克利先生有句名言:”我是地球上最好的篮球运动员。乔丹?他是外星人。”确实有那么些球员,他们的生涯还没能做到十全十美,因为他们毕竟不是神。但他们至少有资格自称,是地球上最好的篮球运动员了。

查尔斯·巴克利爵士,你简直是上天派下来惩罚无知球评的使者。身高不足两米,刚进入NBA的时候体重严重超标的家伙,简直是球评家眼中编笑话的不二人选。万幸的是,巴克利遇上了他生命中的贵人——摩西·马龙。摩西教巴克利如何自律,如何适应NBA,甚至教他如何争抢每一个前场篮板球。巴克利不止一次提到,他在摩西的指点中受益匪浅。

在得到摩西的指点之后,巴克利很快就成为了联盟的顶尖球员。在八十年代末,人们已经认为他是联盟最好的四个球员之一了(另外三个可是魔术师、大鸟和乔丹!)。1990年的MVP投票,巴克利得到了投票中最多的第一选票,但是魔术师依靠第二选票的得分反超最后捧走了MVP。76人时期的巴克利已经够可怕了,不论是常规赛还是季后赛,他都是头翻江倒海的怪物。87年他甚至还拿过联盟篮板王,更不用说他还能摇摆于前场的两个位置。多少让惊叹于他所能干的一切,他肥硕的和让人惊愕的爆发力,几乎没人不感到赞叹。然而在当时,谁能想到,这样的人物竟然终生无冠,并且只进过一次总决赛?

时也命也。1990年丢掉MVP后,巴克利的76人在季后赛第二轮输给了乔丹的公牛。乔丹对着他狂砍下场均40.8分,这是巴克利第一次输给公牛。转过年来,1991年巴克利再次在第二轮遇上了公牛。这次乔丹收敛了砍分欲望,场均“仅”拿下33.4分8.0篮板和7.8助攻,于是可怜的巴胖子又打道回府了。1993赛季,巴克利加盟太阳终于摘下了MVP,球队实力之盛达到顶峰,然而乔丹总决赛又是一次场均41.0分,其中还包含了第四战的55分。有时候,你就得信命。

巴克利也许是地球上最强的篮球运动员,但他终究没能战胜命运。94、95年连续输掉抢七给火箭,加盟火箭组成三巨头也一无所获,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大卫·罗宾逊的命好,还是不好?说命好吧,他的生涯前半段实在有些悲伤。说不好吧,他遇上了邓肯和波波维奇,最后也得了个功成身退的结局。有时候这事,还挺微妙的。

上将在进NBA前,去美国海军服役了两年。关于他的“如果不服役会如何”的问题,没有阿里金那么重要,不过也挺有趣的。按照上将进NBA时的水平,早两年进联盟可以多累积不少数据,那么他会在之后的生涯里变得更强吗?不知道。不过他已有的水平,已经足够强了。

1995年上将拿下常规赛MVP,并且带队打进西区决赛,这成绩不错了。对面的火箭虽然常规赛战绩不佳,但是阵容空前强大,原本也不是马刺所能战胜的。谁曾想这一个系列赛打出来多少话柄。在此之后,人们再也不把上将与大梦相提并论,这多少有失公允。要知道大梦生涯输给坎普两次,也不曾受到这么多非议。

上将的技术是革命性的。虽然他不是第一个能在中距离投篮和晃动过人的中锋,但是他以巧破千斤的打法还是让人觉得非常新鲜。在低位,上将的脚步其实也相当不错,而他的防守同样也广受好评——即使他没有遇到邓肯、没有拿下两次冠军,至少也会进入这份五十大的榜单。他在那个年代没有得到向巴克利那么高的评价,因为他多少还欠了一点统治力。他擅长做球场上最好的球员,在统治对手方面稍稍欠了点火候。不过,与巴克利不同,上天送个了他邓肯这个后辈搭档,他们也经历了六年的美好时光。到03年时,上将已经体重猛增、灵活性下降,完全是禁区内的蓝领了。不过他当时很开心,也是,能夺冠的队伍,谁能不开心呢。

看客们已经忍不住要指着鼻子骂我了:才打了几年,你就敢把库里放到上将、皮蓬、韦德前面了?好吧,也许你很愤怒,不过我们应该冷静下来看。球员的生涯,并不一定是整体蓬勃向上,一路上行的。大部分人到达顶峰后,都会遇到些倒霉事。运气最好的,也就是能把巅峰状态持续个几年。介于今年勇士夏天的操作,库里生涯的未来变得难以预料。不过有一点还是得乐观的:对两届MVP、总冠军得主来说,只要他平稳渡过接下来的生涯,历史地位只会比这个位置更加上涨。

关于MVP、总冠军和FMVP的关系,其实并不复杂:丢掉FMVP的强大MVP,也不是一两个,这一档的四位人人手上都没有FMVP。不过,没有MVP的球员,从未有人拿到过两次或者以上的FMVP。库里大可以慢慢等待,这个等待或长或短,贾巴尔的第一个冠军之后等了九年,昂赛尔德的MVP之后也等了九年才夺冠,而伯德仅用了三年就夺回了属于他的FMVP。库里现在已经大大革新了NBA对三分,乃至对篮球的观念,他也是我前文提到的改变NBA的六人之一。但是篮球之神有时多凶险,一切顺利的时候反而太少了。哪怕他已经取得了这许多的成就,未来数年他要面对的,很可能不是那么的理想。

不能夸加内特夸的太多了,有时候你夸他会夸得自己都难以相信。他可以在球场上做任何事情,得分、篮板、助攻、盖帽、抢断、掩护、造犯规等等,而且样样还都挺厉害。就算是被人诟病的得分能力,其实他干的也还不错,能在要命的比赛砍下二三十分的人,也算是相当有本事的家伙了。好比说2004年西部次轮的G7,他拿下了32分和21个篮板。生涯季后赛最高分35分那场,他还有21个篮板和7次助攻,这样看看挺不错的吧?更不用说,他的防守遍布球场的每一个角落,盖帽和抢断差不多可以给进攻者留下点阴影了。

在詹姆斯之前,他差不多就是“无所不能”的代名词。和滑翔机一样,修长的身形增加了他打球的美感,在他的球迷眼中,他的扣篮和盖帽都让人心醉。向上线转身的勾手与向底线转身的跳投一度也是他的招牌,不过KG还是倾向于展现他手头的每一种武器。他的全能确实也帮助他打出了成就,向这一档里的每个人一样,KG也拿到过MVP,同时他憾失MVP的次数也不少。不过这又要回到争论之处,为何KG如此强大,在森林狼的大多年份都结局不佳?这里面原因种种极其复杂,也不宜现在讨论就是了。

上一组的超级巨星,虽然在联盟享有盛名,却终究无力自己改变篮球之神的天命。不过这几位不同,原本他们不该是联盟最好的球员,只是他们不信命,偏要逆天而行。

总有人提起里克·巴里那经典的端尿盆罚球方式,似乎这样可以彰显自己作为篮球迷的博学。这其实挺不公平的:早在六十年代以前,联盟里一大半球员都在用端尿盆的方式罚球。里克·巴里只是稍稍守旧了一点,就以这种哭笑不得的方式被人们记住了。除此之外,他更方面,也都挺像一个五十年代出来的球员——白人,跑跳素质不错但达不到顶级,身材消瘦(至少是偏瘦),技术动作不以花哨为主。不管怎么看,他都是有那么点滑稽色彩的球员。

不过巴里的生涯诠释了一个道理:篮球终究是把球投进篮筐的运动。你动作再美如画,对抗再好,运球再华丽,如果你不能比我得更多的分,那还是白搭。另一方面,巴里的传球也是小前锋中首屈一指的;常常有人把他和拉里·伯德相比较。至今我还好奇,巴里、伯德、普莱西和詹姆斯四个人,谁才是史上最会传球的小前锋?

尽管因为转换联盟而休战一年,可是巴里在他的生涯头十年,都没错过所在联盟的最佳阵容。介于他是ABA历史上场均得分最高的球员,如果这个榜单把NBA和ABA的历史等量齐观的话,他也许能挤进前二十。1975年他拿下的NBA总冠军,似乎是最不可能的成就:当季巴里如同神灵附体,场均30.6分5.7篮板6.2助攻2.9抢断。总决赛上,48胜的勇士横扫了当季60胜的子弹,人人惊骇。是,我知道你们都喜欢感叹单核夺冠多么不易,不过不会有比1975年的勇士,更为明晰的单核夺冠了。

“微笑刺客”伊赛亚·托马斯的荣誉簿可不太厚。他的个人巅峰和球队巅峰,甚至不完全重合。他被人认为是运球最好的球员之一,也是控球后卫位置上的模板。不过这些并不太让人称奇:能进三次第一阵容的球员不多,不过也不太少。能拿两次冠军的球员,哪怕是明星球员,也还数得出不少。那么,微笑刺客到底可怕在哪里?

虽说每一个总冠军都得来不易,但总有几个,特别波澜壮阔,这不让人称奇。刺客线年那惊天动地的失败,以及其后两年东部决赛对乔丹的绞杀。总决赛上,称得上“惊天动地的失败”,也只有1957年的佩蒂特,1962年的贝勒,1969年的韦斯特以及1988年的托马斯四次。其中微笑刺客的这一次最让人扼腕——毕竟断腿砍下43分的传说太像漫画中的情节,天勾最后获得的两次罚球又如此惹人争议。

另一方面,微笑刺客的伟大源于这样一个讨论:如果不是“坏孩子军团”的打压,乔丹究竟能拿到几个总冠军?当迈克尔·乔丹终于登上神坛的时候,人们回看托马斯和活塞所做的一切,才发现是如此不易——正如1958年,没人想到老鹰队惊险得来的总冠军竟阻止了一次十连冠一样。某种意义上来说,乔丹和拉塞尔,就是篮球的“天”,能够逆天改命的球员,自然配得上任何的赞美。

篮球也算是现代运动中,比较有战斗精神的一项了。不过何为篮球场上的斗士?在我看来,不仅仅是要与对方肌肉碰撞,更重要的是一颗不服输的心。这两位都是篮球场上绣花的内线球员,恰恰是如此,才显出他们身上的斗魂。

诺维斯基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会投篮的运动员。至少,你也得把他列入候选人之一。曾经有很长的时间,他的篮球方式是“软”的代表——巅峰时的大卫·罗宾逊也被人们这么认为过。选择与众不同的篮球方式是有风险的,在你成就一切之前,人们会永远讥讽你。

司机的投篮很漂亮,不过他投篮前的准备动作更漂亮——他往往在背身转面框的时候有一个短暂的三威胁动作,然后选择投篮或者突破。可恶的是,即使你判断对了他要跳投,你很可能还是无法封住他——这就是金鸡独立的妙处。如果他要突破,你就要小心了:一个6尺11的大个冲击篮下,又熟练运用肩膀和背部来靠住防守者,你没法封盖他的上篮。

关于德克是个斗士的故事我们听了很多,最多的就是11年夺冠路上的那些事。关于他如何在西决教育伊巴卡、总决赛完成绝杀,乃至感冒带病上场的故事,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他的确是个斗士,生涯中期各种各样的困苦都没有击垮他,哪怕连球迷都已经放弃了希望。正因如此,他才和老板称兄道弟,成为小牛队的图腾。

和德克·诺维斯基一样,里德同样是个篮球场上的舞者。他的中距离跳投一样如丝般顺滑,单打动作也如同小前锋一样敏捷。早年间他和倒霉蛋沃尔特·贝拉米搭档过几年,在大前锋位置上也打得不错;不过改打中锋之后,他的优势被更加放大了。观看尼克斯的比赛,你常常看到对手中锋的窘境:是跟着里德远离三秒区,还是困守着篮下的一亩三分地呢?

1969-70赛季,里德完成了一统江湖的大满贯:MVP,AMVP,FMVP,总冠军,所有的荣誉都让他拿尽了。也许你觉得里德的数据不那么光鲜,可是那支尼克斯也许是史上气氛最好、打得最团结的球队。球队气氛优秀、整体团结能有多大威力,很多人在14年马刺身上已经见识过了。再加上全队五名首发乃至替补球员,大多有一手漂亮的中距离,纽约城的气氛每晚都被球队点燃。而一切的高潮就是总决赛G7,里德的王者归来——即使那场他只得到了2分,他的出现也极大得鼓舞了球队的士气。

诺维斯基和KG、邓肯、加索尔成为宿敌,而里德的对手更可怕——他与贾巴尔、张伯伦在球场上对抗着。即使是年轻的贾巴尔和老年的张伯伦,也是篮球场上不多见的巨兽,里德根本不可能在三秒区内占到他们的便宜。可是这位6尺9的中锋,依然在每一次防守中,尽力把他们推出习惯的位置,在每一进攻中,用跳投和脚步晃动挑战着这两位巨人。大部分对决的最后,你都会发觉里德已经精疲力尽,体力不支,跳投也难以把握,可你从未见过他放弃。他就是这样打败了历史上最可怕的两个七尺巨人——巨人固然可怕,斗士却不会退缩。

前面我们曾经谈到过坚持。坚持很难、很苦,不过别有一番趣味。有那么些人,虽然坚持的道路布满荆棘,他们却能够演绎得光芒万丈。

埃尔金·贝勒是NBA最著名的“失败者”与“悲剧人物”。与他同时代的一些大神,比如奥斯卡·罗伯特森和比尔·拉塞尔,都认为他是那种即使和乔丹比较都不逊色的人物。有些人嘲笑于他不足两米的身高,怀疑他到了今天还能否如鱼得水,这实在是缺乏尊重。即使贝勒没拿过冠军和MVP,他的实力,也和他的八个亚军一样坚挺。

1958年,明尼阿波利斯湖人迎来了新秀年的埃尔金·贝勒。这名新秀在第一年就场均砍下了24.9分15篮板4.1助攻,联盟震动。季后赛中,湖人以1-2落后卫冕冠军老鹰队;在那之后,贝勒连续三场砍下30+,带领球队成功翻盘。然而童话般的故事总会被大魔王所,在总决赛湖人被绿衫军4比0横扫,成就了贝勒爷7次负于绿衫军的头一次。1962年,贝勒创下了284分的总决赛得分记录,至今无人能及;这其中包括了第六战震古烁今的62分。然而第七场,比尔·拉塞尔依旧把一切化为了泡影。如此场景一次次在贝勒的生涯中重复,几乎成为了一种诅咒。

贝勒在技术上无可挑剔——除非你硬要说他不会胯下运球和隔人暴扣。同时,他可能是历史上篮板球最好的外线球员,只要你不把丹尼斯·罗德曼算作外线球员的话。(当然这有些讨巧,过去的篮球并没有什么内外线之分)。六十年代初期,联盟换代的关键时期,曾经诞生了亘古未有的盛况:贝勒,韦斯特,大O,张伯伦,拉塞尔,佩蒂特,六名史诗级巨星同处巅峰,同场竞技。这六个人中,其余五个人都排在了贝勒的前面,更凸显了贝勒生涯的悲剧:在那个群星璀璨的时代,他曾经差一点成为星上之星;如今尘埃落定,就只能空显悲情。

埃尔金·贝勒一生输掉了8次总决赛,而约翰·哈弗里切克一次都没有。在这之中,到底哪一种更加不易?当然,你不能说胜利者就一定更强,毕竟绝大多数冠军的功劳属于比尔·拉塞尔,你还得考虑无敌的萨姆·琼斯以及全能的戴夫·考恩斯。HONDO亲口说:比尔是他们的场上核心,无论进攻还是防守。哪怕是他完成了那神鬼莫测的一次抢断,成就了HONDO威名,也不敢因此贪天之功。

即便如此,胜利者有时比失败者更难熬: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69年拉塞尔和萨姆双双退役,球队直接从总冠军跌出了季后赛范围。HONDO是当时球队的老大,也是绿凯王朝的亲历者,连续两年球队无缘季后赛的痛苦,可想而知。比起习惯失败的人,常年的胜利者要更难忍受失败的滋味。所幸黑暗并不长久,70年绿军就选中了戴夫·考恩斯。随后的72-73赛季,绿军风卷残云般狂掠下68胜14负,以至于数十年后比尔·西蒙斯都在《篮史通贱》中叫嚣,如果当季哈弗里切克不受伤,冠军不会属于纽约尼克斯。再往后,就是74、76,时运和准备都站在了他们一边,哈弗里切克也成了绿军队史上的首位FMVP——这个奖杯后来被命名为比尔·拉塞尔杯,正适合由一位绿军来捧起。

哈弗里切克的生涯与传奇交融,也与传奇擦肩而过。库西退役前的最后一季(不算他后来那蹩脚的复出),HONDO进入了凯尔特人;HONDO生涯圆满,在退役的那一年,球队于第六顺位选择了拉里·伯德。正是他的坚持,让绿衫王朝,十六年间依然熠熠生辉。

卡尔·马龙是个值得拿去解剖的生物学怪物:相当长的时间内,岁月似乎压根没在他身上留下痕迹。贾巴尔35岁以后还能纵横联盟,但他的打法早早就转型成了只攻不防、每场扔几个勾手的养生篮球。而我们的“邮差”则更加惊人:他35岁高龄上,还能拿下MVP,同时还包揽了一阵一防。32岁之后,他不仅没有经历衰退,经验和技术的精湛还让他变得更强了。这种意义上来说,即使乔丹也没法和他相比。

在年轻的时候,尽管早早就是第一阵容的成员,但马龙从不是联盟最好的几个人:魔术师、乔丹压过他,甚至奥拉朱旺、巴克利都稍稍压过于他。他和斯托克顿、杰夫马龙组成的三叉戟,往往在季后赛早早折戟沉沙,不尽如人意。96年西决抢七不敌超音速时,有人甚至觉得爵士错过了最后的机会:超音速比他们年轻,湖人正在崛起,火箭甚至组成了三巨头。而爵士,斯托克顿和霍纳赛克都渐渐远离巅峰了,卡尔·马龙难道还能变得更强么?

还线赛季,马龙的助攻创下生涯新高,也在争议声中抢走了乔丹的MVP奖杯。球队展现出了史无前例的凝聚力与整体性,而在这之前尽管斯托克顿的助攻数据非常华丽,球队的团队性一直不及开拓者、火箭等队伍。97年也许是爵士整体实力的巅峰,不过98赛季的马龙更加不易,他身边的队友甚至比1994年大梦身边的队友还要差上一截。即便如此,他还是把球队带入了总决赛,和公牛大战六场:所有人都看出来了,他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无法战胜乔丹+皮蓬。但那依然是史上最壮绝的单核表演之一,堪与2007年的詹姆斯、1966年的里克·巴里相媲美。在那一刻,他就是最伟大的失败者——无关历史第二的得分,无关11个第一阵容,无关两座MVP。他在犹他的18载坚持,唯有那两年换来了真正的绽放,因此成为众人口中,有关“坚持”的楷模。

把他们称为“先驱”可能有点夸大,毕竟还有乔·福尔克斯,鲍勃·戴维斯等人珠玉在前。更早的时候还有NBL时期的诸多大能,成就了早期篮球的基础。可是这几个人堪称NBA历史上的先驱,他们改变这项运动不比榜单上的任何人少,可以说没有他们,就没有今日的NBA。

也许你会觉得把乔治·麦肯排在这个位置都有点大不敬了。作为NBA历史上第一位真正的“超级巨星”,哪怕把他排进前五都是有理可说的。不计算NBL、BAA赛季的话,麦肯在NBA生涯的前五个赛季里,拿了四个冠军,真正诠释了什么叫“统治力”。好吧,仅仅比较统治力并不昭示麦肯有多强。当时联盟里,多尔夫·谢伊斯,哈里·加拉丁,鲍勃·戴维斯这些明星也还算叱诧风云,可是乔治·麦肯永远是唯一被提到的那个——以至于有了著名的那个标语,乔治·麦肯VS纽约尼克斯队(哈拉丁心头一定有草泥马飘过)。

麦肯超越时代太多,以至于联盟为了他就频频修改规则。三秒区被扩大了一倍,干扰球规则被完善并使用,可以说麦肯是把篮球从平面带向立体的里程碑。尽管如此,规则的修改并没有对麦肯造成困扰,真正阻止他的是伤病:伤病让我们无法看到巅峰的他和鲍勃·佩蒂特、比尔·拉塞尔同场竞技。放在今天,也许更强的对抗会让麦肯不再鹤立鸡群,但是更科学的饮食、训练、运动装备,大概能让麦肯避免因伤病而早早退出的憾事。

麦肯的伟大多说无益,他给后来的大个子们指了一条明路:你只要能够在三秒区附近要到球并命中勾手与上篮,你就能统治篮球场。尽管在他之前平均身高也不矮,但在他之后篮球才真正成为了巨人的运动。不会有更高的赞誉了,不管日后出了多么伟大球员,他的成就终究无法逾越——乔治·麦肯,NBA历史上第一个超级巨星。

有这么一个故事:当库西进入联盟时,选中他的球队因为经营不善而倒闭了。于是三支球队抽签得到该队的三名球员之一,这三个人是:马克斯·扎斯洛夫斯基,安迪·菲利普和鲍勃·库西。当时扎斯洛夫斯基已经拿过联盟的得分王,并且是一阵成员,得到他的队伍自然是欣喜若狂;安迪·菲利普也不赖,他展现出了明星潜质并且已经是联盟第二PG,果不其然接下来两年他都拿下了助攻王。而得到鲍勃·库西的凯尔特人老板事后说:我当时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老板最终当然没哭出来,相反这次选择一定让他笑得合不拢嘴:库西的球场表现让他赚的盆满钵满。库西是NBA历史上第一个真正的超级控卫,能够一个人主导起全队的进攻。他的技术风格几近疯狂:除了投篮手法是老式的胸前投篮,其他方面他简直是疯狂版的史蒂夫·纳什。每次拿到球就推动快攻,球场上的其他人几乎都跟不上他的步伐。当你确信他要送出一记助攻时,他又用奇特的姿势给你来一记投篮或者上篮。如果早几年有MVP评选,1954年库西就该拿下一座MVP;1957赛季他最终也拿下了MVP,成为了MVP+总冠军最早的球员。他就是那个年代最强的外线——或许他和阿里金是最强的两个人——外加他还成为了历史上最伟大团队的一员。

别看库西荣誉等身,他和老成持重可一点也沾不上边。即使他一生拿下了十个一阵,他的投篮命中率依然因为随性的出手选择而显得颇为糟糕。早年他的球场表现让红衣主教奥尔巴赫抓狂:他用背后传球、花式运球、不讲理的上篮以及无脑的失误让这位功勋教练气得发疯。而年纪的增长并没有减少他身上的疯狂,还记得史蒂芬·库里因为总决赛背后传球失误而被千夫所指么?库西在多年的总决赛上,不止一次于关键时刻这么玩。这家伙仿佛从不害怕会搞砸一切,他就是魔术师之前的魔术师。如果没有他在场上放浪形骸的肆意传球,也许魔术师、基德、纳什们,就会被教练扼杀在摇篮之中吧。

如果说麦肯是张伯伦之前的张伯伦,库西是魔术师之前的魔术师,那么J博士的名号也许更响亮——我们称他为乔丹之前的乔丹。这样说也许都不够尊重,毕竟Doctor J这个名号本身,就已经如雷贯耳了。

乔丹、鲨鱼、卡特,这些如雷贯耳的巨星都把J博士视为偶像。不仅他们,还有更多那个年代看球的孩子们,心中默默得对自己说:我要像J博士一样打球。他的打球方式在当时形同杂耍,也只有那个ABA的环境才能容得下这样的超级巨星。大卫·汤普森被叫做“天行者”,不过Dr.J的空中舞步在他之上:他扣篮的时候,你真得觉得他好像在半空中走路一样。与此同时,他也不仅仅是因为扣篮而被称为一个“Doctor”的。他的篮球技巧像真正的百科全书一样广博,以至于现在的球星只能学去其中一瞥。卡梅隆·安东尼的洗衣机过人,科比·布莱恩特的拉杆上篮,特雷西·麦克格雷迪的单手持球接上篮,勒布朗·詹姆斯的快攻暴扣……诸如此类现代NBA中的精彩时刻,都是可以从一位博士身上学到,那就是J博士、他的单手持球抡臂暴扣更是已经失传了:纵观历史,也只有康尼·霍金斯和他两个人能做出来。

当他日后在电视节目上提起自己的篮球生涯时,显得那么的云淡风轻:就是打球嘛。他在纽约赢下两个ABA冠军,在费城赢下一个NBA冠军,他说:这感觉不错。他不像乔丹、拉塞尔或者詹姆斯,赢得了总冠军你觉得他们好像赢得了整个人生。他曾经暴扣、花式上篮、转身过人来让观众进场看球,但他提到打球最好看的球员他总是说皮特·马拉维奇与乔治·格文。我没有把他排进前十五,可是你不能说哪个后辈已经超越他了——不管迈克尔·乔丹有多好,没人能够”超越“朱利叶斯·欧文了。

我们开始讨论那些真正”统治“过联盟的家伙了。他们在不同的时间段让人们相信,自己比那些高高在上的诸神(嗯,就是TOP10那些家伙们)更可怕。你很难说他们比任何人差,只是种种原因让他们最终没有达到那高上云端的档次——他们没能成为上帝,只是上帝对面的恶魔。他们,可能是NBA史上最伟大的“对手”们。

美国人叫他“Big Bob”,中国一些球迷叫他“老鹰王”,他就是鲍勃·佩蒂特。比尔·拉塞尔有三位宿命般的对手,埃尔金·贝勒,鲍勃·佩蒂特和威尔特·张伯伦。其中佩蒂特是拉塞尔最对付不来的,也是第一个打败比尔·拉塞尔的人——尽管是借了拉塞尔受伤的渔利。这可太不容易了:如果不是他和他的老鹰队,凯尔特人本可以成就一场十连冠的霸业。

拉塞尔说,是佩蒂特发明了“二次进攻”这个词。而佩蒂特自己说过,他刚进联盟时,比场上的大多数球员都要瘦,他只能以巧取胜;这样的球员,居然能不断得抢下进攻篮板然后补篮,实在是让人惊叹。同时他是个覆盖全场的投篮者,不论是三秒区内肉搏还是16尺的跳投,都不能难倒他。他定义了大前锋这个词,虽然之后很多年人们才把两个前锋明确区别。

在1958年,人们还没意识到这个冠军有多么不同寻常;如今人们回想起这一年的时候,简直后怕不已:这本是凯尔特人十连冠的好契机。然而那一年来看,这只是一次普通的总决赛而已:前一个赛季,佩蒂特带着场均30+18的总决赛数据,在抢七中两分惜败于凯尔特人。这一年,他们卷土重来,整支队伍气势如虹。大场面先生克里夫·哈根在这一年快速成长为球队里的明星球员,老鹰队四巨头的明星阵容正式成型。张伯伦驾临费城之前,再没有比这支老鹰队更强力的挑战者了。正因如此,首轮佩蒂特低迷的情况下,球队依然靠着哈根的场均30+11轻松过关。斯莱特·马丁都可以嘲笑哈里·加拉丁了:即使我们都换了队伍,我身边也没有麦肯了,你还是打不过我。然后就是我们熟悉的总决赛大战,以及比尔·拉塞尔遭遇伤病的故事——这一切不过是佩蒂特加冕路上的小插曲。最后一场,他奉献出了可能是总决赛历史上最伟大的个人表演,狂砍50分19篮板,并且用带伤的手指拿下了决定胜负的两分。从后来发生的八连冠来看,这一场可能比乔丹的The Shot还要经典。次年佩蒂特拿下了第二座MVP奖杯——当时,有那么一点点感觉,像是佩蒂特要压拉塞尔一辈子了。

这自然没有发生。佩蒂特与拉塞尔四次大战于总决赛之上,只赢了这么一次。当威尔特·张伯伦、奥斯卡·罗伯特森进入联盟后,他的风头渐渐被人掩盖了。然而他留下的记录,也许和11个戒指、单场100分同样难以超越。

佩蒂特是史上第一位MVP得主,第一个两次MVP得主,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即使让他命名MVP奖杯都不为过。他的生涯所有赛季都入选了最佳阵容,在NBA历史上独一无二。其中前十个赛季全部是一阵,同样是NBA记录。生涯所有赛季都达到了20+10,历史上依旧只有他一个人做到过。当然,还有再总决赛击败比尔·拉塞尔——好吧,谁让对手是比尔·拉塞尔呢。1964-65赛季,他第一次跌到了联盟第二阵容,数据依旧是22+12,尽管有伤病困扰,但他想继续征战的话显然不成问题。此时他飘然而去——就像那年代的许多白人球员一样,他们在场上拼尽全力,却不仅仅是为了在球场拼杀而生。正因如此,他们的洒脱,才让后辈球员难以企及。

把“大梦”哈基姆·奥拉朱旺放到这么靠前的位置需要勇气。他生涯只拿下过1次MVP、两次冠军,看起来毫不起眼。他也没有和迈克尔·乔丹对抗过,不像佩蒂特有与拉塞尔争天之功。就连第一阵容数量也是平平,最让人记忆深刻的记录是历史盖帽榜第一位,还是托了早年盖帽没有记入统计的福。我们应该因此而小看奥拉朱旺吗?翻开他的职业生涯,疑虑就烟消云散了。

1986年,二年级的大梦和拉尔夫·桑普森组成了举世无双的双塔,一路冲入西部决赛面对卫冕冠军湖人。老迈的贾巴尔完全无法在防守端阻挡他们前进——尽管大梦和桑普森也阻止不了那怪物一般的天勾。大梦在那轮系列赛场均拿下31+11的可怕数据,奠定了他生涯的基调:一将功成万骨枯,大梦的成功是建立在倒在他对面的,明星中锋的尸骨之上。

奥拉朱旺因为他梦幻般的球风被称为“The Dream”,因为他的翻身跳投和篮下脚本是如此的梦幻。他的球风不是没有弱点的,早年他的性格偏向毒瘤也被很多人诟病。他一生四次被超音速淘汰,和“沉睡者”弗洛伊德、奥蒂斯·索普这些全明星组队却无法突破首轮,巅峰期球队跌入乐透。尽管有着这样那样的污点,大梦在巅峰期,从未输掉过中锋位置上的正面对决,无论对手是哪路神仙。新秀的1984-85赛季,他就在首轮大战“猛犸象”马克·伊顿;1986年,他给天勾狠狠得来了一套,紧接着总决赛大战“酋长”帕里什;1994年,他在总决赛上把尤因打得像一个没摸过球的门外汉;1995年,他用经典的系列赛奠定了他与上将的地位高下,并且在总决赛上狠狠得给年轻的鲨鱼上了一课。大梦太狡猾了,当他在单挑中占据优势时,他会不断找你单挑并用一百种方法来得分;当遇到鲨鱼这样单挑无法取胜的对手时,他狡黠得避开正面交锋,并且在格兰特的头上投进动作简单的翻身跳投。正因如此,你没法在一对一中打败哈基姆·奥拉朱旺,只能任由他收集其他明星中锋的尸骨。

94年丑陋异常的总决赛之后,人们对火箭的总冠军嗤之以鼻,认为他们不过是时来运转。可是在95年之后,这些质疑者只好把疑问咽回肚子里,取而代之的是大梦与各大历史顶级中锋的比较。如今二十余年过去了,大梦终于也成为了遥远历史的明信片,人们只有在提起篮下脚步时才会想起他,甚至忘了他优雅的翻身跳投。所以他叫“The Dream”,没看过他比赛的人们,只有在梦里,才能想象出这样的中锋。

当我看完1969年总决赛的录像之后,只有一个感觉:杰里·韦斯特这样的人物,居然还不能排进NBA历史前十?好吧,除了跳得不高,这家伙简直就是篮球运动员的极限了。他跳投的时候,仿佛上帝在篮筐下面接着一样(好好好,我知道这话也用来形容过伯德)。万幸的是,现在这会我冷静多了,不会疯喊着要把他放进历史前五位。所以嘛,他就出现在这里了。

杰里·韦斯特和奥斯卡·罗伯特森同一年进入联盟,成就了一对联盟历史上最著名的后场对手。在他生涯的前半段,人们不断得把他和大O进行比较,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杰里很强,但是和大O比终究还是比不了。不过你得承认,不会有一对更好的对手了:两人同是1960年进入联盟,在选秀中大O是状元,韦斯特是榜眼。这奠定了两人前八年竞争的基调。大O新秀年就进了最佳阵容,而韦斯特第二年才进;大O早早拿下了联盟的MVP,而韦斯特终其一生都没有拿到这一奖项。两人连续六年包揽了第一阵容的后卫位置,这对竞争使大家津津乐道,大O甚至为此而感到厌烦。在前八年一直被压制之后,韦斯特于生涯的后期展现了惊人的持久力——他在31岁时拿下了得分王,33岁时拿下了助攻王,仿佛在向大O挑衅一般。当大O远离最佳阵容时,他老树开花重回一阵,最终以十个一阵力压大O的九个。在1974年,两个人一起退役,成就一段佳话时,人们终于如此评语:杰里·韦斯特和奥斯卡·罗伯特森,一生的对手。整个NBA,只有他们和魔术师、大鸟,配得上这样的评价。

韦斯特的另一个对手是波士顿凯尔特人队,可惜的是,这一次他终究没有战胜对方。1969年的总决赛之所以成为传世经典,真是因为他的力挽狂澜:他场均拿下37.9分,这意味着几乎和场上其他三大传奇:拉塞尔、张伯伦和贝勒的总和一样高。他的跳投无与伦比:无论是在快攻中,还是顶着两个人,一样无法阻挡。他的传球也非常可怕,有些时候他就像是大一号的史蒂夫·纳什。有些人质疑,他的FMVP来源于第一年评选造成的概念不清。这样的质疑实在有失偏颇:比尔·拉塞尔一生中面对的强大对手实在太多,以至于经典数不胜数。即使是这些经典之中,69年的总决赛也是王冠上的明珠,璀璨无两。与15年的詹姆斯不同,韦斯特和他的湖人,真的非常接近胜利了,接近到你忍不住要遐想翩翩。

现在大家把杰里·韦斯特称为logo男,因为他的姿势优雅到联盟选他为logo图案。好吧,做NBA球迷,不去看一场联盟LOGO的比赛录像,岂不是可惜了?

当你说到摩西·马龙的时候,内心难免会有点小激动:这可是曾经让联盟风声鹤唳的怪物。现代球迷们往往有很多幻想,比方说让阿玛雷·斯塔德迈尔学会防守,让德怀特·霍华德学会运球突破,让德里克·科尔曼多住在三秒区内等等。这些幻想,在摩西·马龙身上,曾经只是再简单不过的现实。他的强大让篮球比赛变得简单,以至于现在人看他的录像,产生了很多的错觉,误以为这家伙没有两下子。

你去看摩西的比赛,往往觉得其他内线又呆又笨,在篮下不知道起跳,看着摩西一个人横冲直撞,跳来跳去。你去看沙克·奥尼尔、迈克尔·乔丹,以及一小部分肖恩·坎普的比赛,你会有同样的感受:其他人好像木桩一样,要么就是脚都不能离地的老年人。可是若你选取同时期的另一场比赛,就发现这些家伙们也是飞天遁地,奔跑如风——蝙蝠侠的身体素质不可谓不好,只是在超人面前无处现象罢了。有时候篮球就是这么没意思的运动:与生俱来的怪物们,进入场上天生就是要让别人难堪的。

摩西的速度在中锋里无与伦比,很多人只看过中晚期他的比赛而忽略了这一点。火箭时期的先知,比联盟里大部分后卫还要敏捷,同时又是三秒区内最强壮的人物,这就没法玩了。他在贾巴尔、沃顿等人面前做后转身的时候,这些伟大中锋可能还没反应过来。他一步就能过掉对方内线,然后上一个科比·布莱恩特式的高难度反篮。他后转身小跳投的动作让其他中锋看起来像个木桩,一步切入篮下的技巧又让人想起后来的奥尼尔。当然,还有他最伟大、最被人记住的前场篮板:当摩西抢占住有利的篮板位置时,你一步也别想推动他。而当他处于不利位置时,轻而易举就能把你给挤出去。贾巴尔在1981年的惨痛失利后抱怨,摩西·马龙简直就像一头大象。要知道那可是卡里姆·阿布杜尔·贾巴尔啊,十多年来他从不曾把三秒区让给别人。

要位是篮球场上的重要技术之一,而没人比摩西·马龙更擅长这个了。当他的速度逐渐失去优势之后,他用蛮横的要位轻松得击败对手:他的要位非常迅捷,并不给对方防守落位的机会。同时这些位置很深,可以供他不运球就能攻击篮筐。查尔斯·巴克利后来把这些招学去不少,所以他一直把摩西当父亲看待。

摩西的生涯多少有一些虎头蛇尾,他在27岁时取得的荣誉,可以排进历史前五位。然而他的生涯后半段,渐渐失去了统治力,因为某些不知名的原因。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作为第一个进入联盟的高中生,在那个训练和装备都不完善的时代,他的身体过早得劳损了。28岁以后,你很难在看到年轻时摩西的速度,这一点上可怜的德怀特·霍华德、肖恩·坎普都一定感同身受。这些身体流的高中内线都过早地离开了他们的巅峰,因为他们一进入联盟就被教练驱赶着去跑、去跳,去争取每一次篮板球。这也是我为什么支持现今联盟提高选秀准入年龄的原因:即使是这些人中最伟大的摩西·马龙,也没能迈过三十岁前的这道坎。也许我们得晚两年欣赏新一代超级内线的英姿,可是这换来的是他们三年、五年的巅峰——这当然值得。而现在,我们只能一次次重复看着摩西27岁前的录像,追忆他与他曾经的光辉岁月。“先知”已然离世,可是他在27岁时创造的辉煌会被人永远记住:常规赛68胜14负,季后赛12胜1负的76人,以及捧起第三座MVP奖杯、第一座FMVP奖杯的摩西·马龙。那是多么美好的故事,历史最强的球队拥有着可能历史最强的青年人,如今,却是如此伤怀。

“自我”和“自私”到底还是有区别的。美国篮球圈有句老话,队伍(TEAM)中没有“我”(I),用以告诫球员们记住团队合作的重要性。可是也有球评戏言,胜利(Victory)和冠军(Champion)中,那淘气的“我”(I)又蹦了出来。伟大的球星没人不懂得团队的重要性,但是对有些人,篮球是五个人的,是十二个人的,是整个球团的,但终究还是一个人的。他们在篮球的路上,终究是得踽踽独行。

鲨鱼在他的名人堂演讲上,终究还是调侃了他和科比的关系,他说的嘻嘻哈哈,却一点没有忘了科比曾经把他赶去迈阿密的往事。科比曾经与奥尼尔为敌——无论他们俩之间有过多么亲密的合作,这都是事实。沙克不是唯一曾和他闹翻的人,很多人都知道,禅师和他之间也曾有过嫌隙,更不用说马龙、GP等人的一筐子事了。每一个科比球迷都知道,科比从不害怕树立敌人,他是能够与全世界为敌的那种人,从不接受失败。

科比是孤独的,至于有多孤独,那只有他自己知道。从二十岁起他就能无视篮下的奥尼尔玩一记高难度跳投,三十六岁他依然还在这么干。他没有改变的理由:他拿下了五个总冠军,他不靠任何人就能摆平一切。他在训练场上朝着队友怒吼,队友的每一次失误都得面对他好像要杀人的眼神——这点倒是挺像奥斯卡·罗伯特森的。科比的实力不像大O那么强,可是对胜利的渴望与偏执要比大O更甚。每个人都知道他的81分、他的五座冠军、他的三节62分和从法庭赶场统治比赛的种种奇闻。如果在这里列举科比职业生涯的种种事迹,可能明天早上也说不完,何况比我所知更详尽的湖人球迷不在少数。无论你对他的偏执持有何种态度,你都不能否认他的伟大:他几乎就是个历史前十的球员了,他的求胜欲望在历史上差不多是独一无二的。我心里反倒觉得他很可爱,不过若是墓志铭上写个“生的伟大,死的光荣”什么的好像还蛮应景的。

科比可以说是理想中的得分后卫:杰里·韦斯特本质上是个控卫,而乔丹单纯的是个怪物。科比拥有理想得分后卫的一切能力:他的突破犀利如刀,空中动作虽不如乔丹但也是上品;早年他的急停跳投是一绝,随着年龄的增大,更多的变成了post位的后仰跳投。他虽然命中率并不突出,但是射程覆盖整个半场,让防守者风声鹤唳的本事又让人叫绝。脚步方面,他兼具了麦克海尔与大梦的步法精华:他单脚做轴时抬起脚尖的动作就如同麦克海尔的成名转身,而他跳投假动作的虚晃以及后转身的幅度又破得大梦的真传。加上他精英级别的防守和精准的直塞传球,活脱脱一位SG教科书。

科比在今年的退役让人扼腕,但人们并不会忘记有那么几年,科比曾经统治联盟。不用去列举五个冠军相关的种种,因为毕竟已经耳熟能详。谁说不是呢,科比·布莱恩特靠着他自己也能达成完美——至于种种不如意,那也只是完美路上的小瑕疵而已。

这简直是一种罪过,把奥斯卡·罗伯特森排在了这么靠后的位置。NBA历史上有很多伟大的球员,可是没有谁赶拍胸脯说:我比奥斯卡·罗伯特森更强。他被人们叫做“Big O”,看上去平平淡淡的外号是吧?但是在NBA,大多数时候“Big XX”都是形容大个子球员的。作为一个球场上的后卫,奥斯卡能够被称为“Big O”,足可看出他的统治力有多么可怕。

大O天生就是来改变这项运动的。他高中的时候,带着一只的高中球队夺得了州冠军;然而因为这只球队是纯黑人的队伍,夺冠的路线被改去了平民窟。当时的环境与今日不可同日而语,比起科比,大O的敌人们更加实在,也更可怕——种族歧视者在那个年代可不是少数人群。然而在他上了大学之后,全美篮球界就没有人不知道这个名字了。他的一场大学比赛就可以让麦迪逊广场花园座无虚席,尼克斯的职业球员都做不到这点。他进入联盟的时候,身上带满了无数光环和质疑:联盟里黑人大个子已经很常见了,但是把球交给一个黑人来掌控组织?在当时看来,根本无法接受。奥斯卡甚至收到了来自3K党的恐吓信,那根本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心理压力。在这种种环境下,大O的内心变得敏感,也渐渐更加自我起来,他日复一日的登上球场,统治比赛,好像在与世界赌气。

新秀赛季,大O就入选了赛季一阵,场均30+10+9。第二个赛季,就是举世闻名的三双赛季:狂砍30+12+11,再也无人能接近。现在人把这一赛季奉若神明,不过对大O来说这个赛季无足轻重。如他自己所说,在他当时打球的时候,没人在乎什么三双,他甚至是许多年后才从别人口中得知自己的“伟业”。紧接着的1962-63赛季之前,发生了一件可能影响大O一生的事情:因为球队不足,联盟把辛辛那提皇家队由西部划归到了东部。这就是你为什么不能用总决赛数来论证韦斯特强于大O:原本他应该是和拉塞尔、萨姆琼斯在总决赛上较量,而不是在东区季后赛血战七场。这次转换分区之间决定了皇家队日后多年的命运:无论球队怎么努力,大O如何逆天,总得要撞在波士顿凯尔特人与威尔特·张伯伦这两堵南墙上。

随后的赛季大O依然高效的可怕,1963-64赛季,他砍下场均31.4分9.9篮板11助攻,考虑到62年整体节奏的狂飙和球星数据的膨胀,64赛季才是大O生涯最好的一个赛季。这赛季他排在得分榜第二位,同时第三次拿下助攻王,最重要的是收获了一尊MVP奖杯。这个奖杯太不容易了——那几乎是内线年之前,再没有第三个外线拿到过MVP,无论是韦斯特,哈弗里切克,贝勒还是格文,都不曾染指这个奖项。只有大O,世人相信他是和拉塞尔、张伯伦同一档次的球员。

想像一下,大O生涯的前九个赛季都入选了一阵,差点追平了佩蒂特的记录;然而他直到第十一个赛季才首次染指总冠军奖杯。他的篮球实际上朴实无华,就是投篮、上篮、传球,没有多余的花哨动作。大O能跳得很高,但他从不扣篮,因为那在他看来毫无意义。他是实用主义的忠实信徒,能够获得更靠近篮筐的投篮位置他就绝不退让,尽管他的远距离跳投已经非常精准了。他会去练一些别人忽略的实用技巧,比如说他能在两个底线的负角度准确命中跳投,因此他不害怕防守人将他逼到这个区域。他的传球出神入化,可他不像鲍勃·库西那样喜欢出其不意,他的传球和投篮一样,是无数次训练的集合体。一些野史说他恨透了韦恩·恩布里——与他同队多年的名人堂中锋——因为他不能把大O的漂亮传球都送进篮筐里去。比尔·西蒙斯说,大O恨不得上去踢他的,哪怕是在训练当中。

我一直在想,把迈克尔·乔丹放到奥斯卡当年的位置上,他能得更好吗?很难。大O甚至不能随球队入住客场的酒店,就因为酒店禁止黑人进入。1963年,当杰里·卢卡斯,奥斯卡在1960年奥运会上配合最好的队友,来到了皇家队之后,事情往更坏的一面发展过去:得到了卢卡斯这个白人明星球员之后,皇家队的老板急不可耐得要大O让出球队头牌的位置,甚至要将他交易出去。交易最终未能成行,可是大O的自尊心受到了巨大的伤害,对球队的信任与日俱减。他是联盟最好的传球手,可是到了最后,他还是只能打一个人的篮球。

用冠军和三双这些词汇来定义奥斯卡·罗伯特森是颇为可笑的,奥斯卡·罗伯特森不该被任何功利的词汇所定义。他晚年与天勾合作的冠军让他的生涯圆满,但即使没有这个冠军,我也会把他排在这个位置。常有些麦迪、便士的球迷,将自己的偶像比做悲伤的球场诗人。以此相类,奥斯卡就像是篮球场上一段悲伤的史诗。他的强大被世界所认可,他的窘迫被众人所忽略。时至今日,他都不认同乔丹是篮球史上最好的球员。恐怕也只有他,有这个资格:他是NBA前三十五年无可争议的最强外线球员,在那个后卫只需要运球过半场、交给中锋解决的篮球环境下,把一切扭转了个一百八十度;在那个种族冲突最激烈的时候,他的成功给后来的黑人球员造福无穷。你甚至可以说,奥斯卡·罗伯特森,就是现代篮球本身:你在球场上该做什么,不取决于你的位置,身高,更不会取决于你的肤色。永远只会取决于你想做什么,以及你想做的决心有多大。先驱者的故事往往以悲剧收场,但是这样的故事与人生,如果和喜剧相配,难免会有些让人作呕。Big O,在这么多年之后,人们依然这么称呼他,一点也未变,好像他从来不曾离开球场,从来没有留下这漫长的篮球人生。

当你提起金字塔尖的一小部分人时,“统治力”这个词开始频繁出现了。只有少数人能够“统治”球场,而有些人偏偏和统治力特别相称。

“大鸟”拉里·伯德的篮球可怕之至。他和魔术师,是一对NBA历史上最著名的冤家对头,同时也是两片时代的名片。不过实际上,“黑白双雄”并不足以体现拉里·伯德的强大,这个称号只能让人扼腕叹息。有那么几年,你几乎认为联盟要进入“拉里·伯德”时代了。

伯德和魔术师的竞争,与鲨鱼和邓肯的竞争有些许类似,都是统治力更强的一方最终没能胜过后劲更足的一方。魔术师一开始就在更好的环境里:刚进联盟的第一季,他就在MVP贾巴尔的护佑之下成长,并且天降奇遇偷走了当季的FMVP。伯德那年的表现要强的多,他入选了联盟一阵而魔术师最佳阵容都没进,可惜这一切都未被人记住。第二年,大鸟再次入选一阵,并且带着班底平平的凯尔特人一路过关斩将拿下冠军。整个赛季他都发挥出色,只是总决赛稍微为人做嫁衣,就丢掉了唾手可得的FMVP奖杯。打到第三年,伯德已经三连一阵,而魔术师才第一次摸到二阵的门槛——可是魔术师又赢下了FMVP。仿佛是造化弄人,该死的安德鲁·托尼在东区决赛把凯尔特人打得像个傻子,抢七狂撸34分6助攻冲进了总决赛(好吧,这家伙要是不遭遇伤病,可能是历史前十的得分后卫)。更好的球员却不能赢得总冠军?好吧,伯德可不会认输。一切因为一场交易而改变:1983年夏天,绿军管理层在一场交易中,为球队带来了上赛季状况不佳的丹尼斯·约翰逊。这家伙简直是伯德身边的皮蓬,自从他来到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